舒禰Sumi

很喜歡陽炎,也很喜歡赤ティン!!陽炎最萌SetoKano♥♥最近又多迷上了まふティン……好虐啊QAQ

陽炎日賀文_(:з」∠)_一方死亡30題

應景來放一下w
*OOC
*BL GL有
*求關注w
——————————————
1、遺物【KidoMomo】
今天是蕾醬的忌日。
在一年前,蕾醬她被瘋狂粉絲砍了好幾刀。
事後那位粉絲被警方帶走時,還一路嚷嚷著「她配不上Momo醬」這種話。
那時的我追上前,扇了他一巴掌。
現在想想也不會後悔。
在這件事結束後,我悄悄的退出了演藝圈。
不過新聞一下子就傳開了,造成很多粉絲們傷心欲絕。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呢。
「…咦?」
我從翻開的抽屜裡拿起一副連著iPod的純白耳機。
稍微端詳了會,確定是蕾醬的。
我漾起微笑。
戴起耳機和兜帽,將音樂開到最大聲。
——啊,不過要小心別讓iPod沾到淚水了呢。

2、未寄出的信/未發出的短訊【ShinEne】
「主人主人!你看這個!」
「吵死了啊妳……」
Shintaro和Ene過著這樣的日常。
儘管本人不願承認,但Ene真的佔了他生活中的一大部分。
直到某一天。
Shintaro一如往常的開啟電腦,卻不見以往朝氣的聲音傳出。
「……?」以前的他會為此而歡呼,
但現在的他卻無心感到慶幸。
「Ene…?」下意識去尋找那曾經「放出」Ene的郵件,
郵箱卻一反往常的空著。
「Ene…別玩了啦…」Shintaro出聲,赫然發現自己的聲音在發抖。
他等待著,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眼角餘光瞄過「草稿郵件」那欄,不如往常的是有一封未寄出的信。
他顫抖著食指點開它。
「抱歉…
我想我快要愛上你了……
在變成這樣之前,我會刪除自己的哦。
主人、不……Shintaro。」
Shintaro停止顫抖。
異常冷靜的關上電腦,他拿起了一旁的剪刀。
「誰准妳先走的啊。」

3、猛然間感到不安【SetoKano】
「Se…!」Kano睜開眼,才發現剛剛的都是一場夢。
連Seto死了也是夢、對吧…?
Kano跑到客廳,但卻沒有看到Seto的身影。
反倒是Kido叫住了他。
「難得你那麼早起啊,Kano。」
「Kido,Seto呢?」少女一怔。
「……Kano,你又忘記了嗎?」
「Seto他、早就……死了啊。」

4、漸漸冰冷的溫度【KanoKido】
「砰。」
Kido愣愣的看著Kano在面前倒下。
「…修哉…!」眼淚奪眶而出,Kido搖搖晃晃的跑向他。
「修哉!!快起來啊!別鬧了……!起來啊!!」
總是裝得堅強的少女此刻卻跌坐在地上,瘋了般不停搖晃著少年的身軀。
儘管如此,少年卻沒有反應。
「你說過我哭起來很難看的啊?!所以拜託你…快點起來嘲笑我啊?!」
少女將少年的手覆上自己的臉頰,溫熱的眼淚卻無法溫暖漸趨冰冷的手。
眼角餘光似乎瞄到了Seto衝向那人。
又聽到了槍聲……
「修哉…!」Kido依舊不放棄的搖晃著他,直到那人走向自己。
於是少女終究停止了搖動。

5、固定時間一月一次的看望【Seto→KanoAya】
「姐姐。」卡其色的眼瞳透出溫暖。
「我來看妳了哦。」
把剛買來新鮮的花束放在少女的墓前,少年愉快的說起最近發生的趣事。
沒有感覺到身後有人逼近。
等到察覺時,繩子已經纏在自己的脖頸上了。
「修哉,讓我成全你們吧?」聞言Kano感覺繩子又纏得更緊。
他笑了。
努力想要說出什麼,最終還是無法發出聲音。
當懷中的人兒不再掙扎時,Seto哽咽著終於擠出一句話。
「…為什麼…要說謝謝什麼的啊……!」
抱緊漸漸失去溫度的他的身體,Seto不再抑制哭聲。
因為會叫自己愛哭鬼的人已經不在了嘛,哭又有什麼關係。

6、曾經丟失現在又找回的共同物【KuroKano】
Kano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身在滿是鮮血的基地裡。
而目隱的團員們個個倒在大大小小的血泊中。
「不…不會吧…」Kano虛弱的出聲,聲音在這沒有任何噪音的室內迴盪。
無奈沒有人回答。
每個團員都像破布娃娃般被隨意的丟在地上,呈現了奇怪的姿勢。
「吶…Kido?別玩了好嗎?」他伸手搖搖最近的Kido,但她的身體是冰冷的。
「這樣惡作劇不好玩啦,所以不要玩了好不好,Seto?」
再搖搖另一邊的Seto。
一樣的情況。
Kano不死心的重複同一個動作,直到所有團員——
都真的沒有反應才停下。
「不會吧…我不要……!」
「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大把大把的眼淚落下,Kano像個小孩般嚎啕大哭。
「媽媽是…彩花媽媽也是,姐姐也是…還有大家…」
「為什麼、為什麼都要丟下我一個人啊啊啊!!」
喊到後面也沒了氣力,
突然的眩暈使他一頭撞上了身後的牆壁。
小時候的記憶好死不死在這時於腦中炸開。
拿著我送的花的媽媽笑著,我也笑著——
接下來呢?發生了什麼……?
「什麼……?」Kano兩手抓著自己的頭髮,腳曲起貼近腹部。
大聲的喘著氣,他的眼瞳不規則的重複著放大和縮小。
「要我告訴你嗎?」突然另一個熟悉的聲音滑入Kano的耳裡。
「Ku...!是你…殺了大家的吧…!為什麼唯獨……」
「留下我一個人……!」說到這裡,他又開始啜泣。
「喂喂、別怪到我身上啊?我只是感應到蛇們都回到陽炎了,意外的連女王蛇都是呢。」
「所以我才過來看看情況啊?啊、這麼說只剩下目欺的蛇還沒回去了呢。」
「再過一會牠可就要失控囉?沒有女王蛇,也沒辦法『重新開始』呢。」
「那麼…大家、到底是被誰……」
「……什麼啊你還不知道嗎?失憶?」
Kuroha有些失望的看向他。
「……什麼意思?」Kano也稍微冷靜下來了。
仔細想想……
除了Kuroha以外的所有可能是兇手的人、只有……
「殺死他們的人,就是你啊。」
「……」Kano沉默了下來。
意外的沒有任何反駁,他只是思考著。
小時候的記憶於此刻終於完全恢復。
「找回來了吧?鹿野修哉?」
觀察到他微微的表情變化,Kuroha露出了笑容。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強盜的哦?」
Kano撐起身體站直。
「啊啊、是這樣的嗎。」
他低著頭勾起了嘴角,接著走向前去。
「那麼,這份感情也不用再隱藏了吧。」
Kano吻上滿意的笑著的Kuroha。
「什麼啊,虧我還一直在等你呢。」
趁著換氣的空隙,Kuroha笑答。
「是嗎,那還真是抱歉啊。」
就這樣互相擁吻了好幾分鐘,他們才終於分開。
「那該來做正經事了吧?」
「是啊,已經延遲很久了呢。」
彷彿心有靈犀般。
他們兩人深深望進彼此的雙眼。
「原來你,跟我想的一樣嗎?」
「這句話也是我的臺詞吧?」
他們都笑出聲來。
接著雙雙往後倒下。
插在腹部的刀子閃著血光。
「『因為深愛著,所以才會殺掉你的哦。』」

7、葬禮【Kenaya研彩】
曾經與我度過無數時間的她,陪著我一起做研究的她。
現在照片卻被人取以裱框。
還綁上黑色的緞帶。
溫暖的笑容沒了靈魂,猶餘下黑白的軀殼。
這樣的情形想著也可怕。
於是我逃開了。
沒有去送她最後一程。
可是啊、在車上待著的我卻還是哭了。
真的好想妳、好想妳啊……
「彩花……」

8、突如其來的眼淚【KuroKono】
「我不會讓你殺掉任何一個人的!」赤色的英雄,說著英雄的台詞。
「可是如果這個世界不再需要願望的話,我就會消失的哦?」
黑色的蛇笑得悲傷。
低下頭思考著。
心好痛,為什麼呢?
「那麼乾脆這樣吧。」
「砰。」
當Konoha再次抬起頭時,他只看到Kuroha往旁邊一倒。
他顧不得其他人,一個箭步就往前衝。
逕自將他抱起,但那與自己相似的臉孔卻再沒有一絲血色。
「不要…」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其他人都驚訝的看著,但Konoha卻依舊繼續失控的狂喊。
溫熱的液體自臉頰滑下,讓Konoha愣了好一大下。
「我在……哭嗎…?」

9、觸碰不到的你【KidoMomo】
「蕾醬~」
「桃?!妳看得見我嗎…!」
「什麼啊這個問題…誒誒蕾醬?!」
如月桃看著撲過來的木戶蕾直直穿過她的身體。
「……誒?蕾醬……?」
少女低下頭。
「對不起吶,桃。」
「我似乎真的…變成幽靈了呢…」

10、從別人那裡得到你的死訊【KidoMomo】
「最新情報!有人目擊一位少女臥倒在巷子裡,已確認死亡!」
「將鏡頭轉到現場。」
「謝謝主播!我們可以看到警方已經封鎖了現場,不讓民眾出入……」
「好可憐啊……年紀輕輕就死掉了……」Momo盯著電視,惋惜的說。
「說得好像妳很老一樣。」Shintaro吐嘈。
「我們找到了目擊者,她願意告訴我們當時的情況……」
電視繼續播放新聞。「是的…我放學要回家,就看到這副場景……」
嬌小的女孩訴說著,害怕的指向巷子裡警方還未搬走的屍體。
鏡頭拉近。
Momo手中的遙控器掉到地上。
「幹嘛啊……喂Momo!」
Momo直直衝出門外。
電視的新聞還在播。「經過身份確認是一位名叫…的女性……」
Shintaro瞪大了眼,也跟著衝了出去。
畢竟是兄妹,他當然知道Momo要做什麼。
「Momo……!」
憑著剛剛看到的場景及人潮擁擠的方向,Shintaro找到了案發現場。
「Mo...!」
果然,Momo位於人群的中心點。
「哥哥……蕾醬她……!」一向開朗的她跪倒在地,眼淚像泉水般不停湧出。
Shintaro一咬牙,回頭瞪向群眾。
「這裡沒有你們的事,快滾。」
帶著殺氣血紅的眼瞳的確嚇退了不少人。
待人群散得差不多後,Shintaro久違的抱住了已經長大不少的妹妹。
「別說了,哭就好。」
「嗚……」
Momo哭到嗓子都啞了。
過了好似一世紀那麼久,Momo終於累得昏睡過去。
「……」Shintaro沉默的將她抱起,淚滴也因此滴落她的手臂上。
「…Momo……」

11、空曠的房間【KidoMomo】
「蕾醬!我回來了!」
往空氣一撲,然後意外的跌到了地上。
「啊……」
又忘記妳已經先走了。
啊啊、感覺空曠得令人難受啊。
兩個房間都是。

12、如果我忘記了你【HaruTaka遙貴】
「如果我就這樣一直活下去的話,肯定某一天就會忘記妳的吧。」
「為了不讓你從我的記憶消失……」
我拔掉身上的插管。
「那我就創造出一個妳吧。」
興奮的笑出聲。
啊啊、我是不是變得奇怪了呢,Takane。
不過罪魁禍首是妳呢。
「『目醒——』」
原本溫柔的眼瞳染上了顫慄的血色。
與本人有些違和感的,瘋狂的笑聲迴盪著。

13、親吻你的照片/物品【ShinEne】
「……」
「Ene?」
「……」
「Ene?妳在幹嘛啊?」
「啊……什麼都沒有哦。」穿著藍色外套的少女悠悠的游向螢幕的右上角。
「啊喂!別按下去啊!」電腦前的人似乎察覺到她的想法,連忙出聲阻止。
「啊啦、主人那麼希望Ene在沒有存檔的情況下關掉它嗎?那麼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主人的慘叫聲還是那麼噁心呢~」
「夠了……總之妳給我乖乖待在這裡,我要去買瓶可樂。」
「誒誒主人難得要出門嗎!我要跟!」
「一下下而已啦。別跟。」他說著,穿上了顯眼的赤紅色運動外套,關上門。
難得認真的語氣讓Ene頓了下。
有不好的預感呢……
儘管如此她卻一反往常的乖乖等著。
一直等待著,等待著,等待著。
Shintaro卻再也沒有出現在她面前。
應該說,不可能再出現了。
「…主人……」Ene久違的離開了他的電腦,到其他的地方看看。
在別的電腦前坐著的人們,沒有一個是他。
已經不會再有人創作的、未完成的歌曲靜靜的躺著。
Ene回到她的「家」——Shintaro的電腦之後,一言不發的把她藏得很深的資料夾點開。
那裡面是Shintaro創作的所有歌曲。
每次她敢大膽的按下刪除,正是因為她早已存檔完成。
只是想看主人因為自己而煩惱呢。
這樣的少女心也不能被這種世界接受嗎?
她按下最後一曲的播放鍵。
優美的音樂流竄在電腦裡,在中段卻嘎然而止,顯得異常突兀。
Ene拖住了五線譜上的最後一個音符,將它無限延長。
然後吻了它。
太多的思念化作了一個單音,但卻無法被詮釋出它所包含的全部意義。
只有淚水訴說著話語,訴說給那不會聽見的人聽。

14、等待七日的夢境【KuroKano】
「Kuroha……」縮在那人的懷中,Kano輕喚著那人的名字。
「嗯?」那人正愉悅的玩著Kano卡其色的髮絲。
「為什麼你要讓我等上七天才會出現一次?」
Kano的聲音帶有微微的不滿。
「難道你不能到我的現實生活來嗎?」
Kuroha停下手邊的動作。
「這要求太困難了啊。」他笑著嘆口氣。
「不過Kano真的想要每天見到我嗎?」
「嗯……畢竟我們已經是戀人了,不是嗎?」
Kano又更陷入他的懷中一點。
「好吧。雖然沒辦法到你的生活裡去,不過還有另一個方法。」
「是什麼?」他雙眼發亮的看向Kuroha。
「你,成為我的人吧。」
Kano露出笑容。
而後吻上那片笑著的唇。
——從此,鹿野修哉和Kuroha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不不、故事可還沒完哦?
「——從此,鹿野修哉這個人再也沒有醒來過。」

15、相似的面孔【Kuroshin←Kono】
「放開我!!」他拚命想掙脫開來自他雙手的禁錮。
一向冷靜的Shintaro此時、不顧一切的想闖入目隱團的基地——
不對,是「曾經」的基地。
現在這棟建築物早已面目全非,成了熾熱的火場。
「他還在裡面啊!!」
「……」他神情哀傷的看著掙扎著的人兒。
「我叫你放開我!!別用那張臉看著我!」
Shintaro再次大喊。
「……抱歉……」Konoha依舊抓著Shintaro的雙手。
「…你…!道什麼歉啊……!可惡…」或許是累了,也或許是絕望了。
Shintaro無力的倒在Konoha的懷裡。
「Kuroha……」
眼淚像廉價品般撲簌簌落下,Shintaro喊啞了嗓子卻依舊呼喚著他。
Konoha的手抱著他,又收緊了些。

16、假裝你從未離開【SetoKano】
「吶、Kano!你看那隻玩偶!」
「很像你呢,黑色帶著白色圓點的貓咪。」
「買回去作紀念,怎麼樣?」
「既然這樣Kano先拿著吧,我去結賬。」
Seto將抱著玩偶的手往後放開。
玩偶隨即落至地上。
Seto苦笑了下。
「不行啊Kano,要拿好哦?」
「還是我拿好了,Kano在這裡等我吧?」
Seto轉頭笑笑。
偷偷跟蹤著Seto的Shintaro終於找到了Seto魂不守舍的原因所在。
「真是的…打擊真的很大啊……」
「Kano跳樓的這件事…」
「可是都已經過去三年了…給我振作起來啊混蛋……」

17、深刻在記憶中的畫面/忘不掉你死去的那一刻【SetoKano←Shin】
「修哉…你一定要……幸福哦……?」
「幸助!!!」
我伸出手,卻什麼也搆不著。
睜開眼之後,才發現自己在哭。
每天都是這樣。
尖叫著醒來、戴上面具、睡著、然後再一次尖叫著醒來。
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呢。
到底是因為什麼,幸助才會死掉呢。
已經想不起來了。
只記得最後幸助說著要幸福之類的話。
只記得自己哭著,連「我的幸福只有你能給」這句話都忘了說。
然後就這樣獨自一人,也忘記自己怎麼回到基地的了。
最初甚至連面具都忘了戴上,被大家看到就一直追問。
好煩啊、好煩!不要管我了呀!
像個賭氣著的小孩對他們大吼,接著就把自己關在房裡。
之後才又重新戴起面具,跟大家和好了呢。
看到我平常的模樣,他們總算是鬆了口氣。
果然能瞭解我的,就只有——
「Kano!」Shintaro拉住我的手。
「怎麼啦Shintaro桑?想襲擊我嗎☆」
他一把抱住了我。
「誒…「把面具拿下來吧。」
我愣了下。
接著落下眼淚。
「已經拿不下來了哦。」
嘴角上揚的弧度嘲笑著自己。
「因為會把面具擊碎的人,已經不在了嘛。」

18、永遠不原諒你【ShinKano】
「Shintaro桑~對不起嘛~下次不會了w」
「別生氣了嘛~」
「好啦好啦,你很煩欸。」
「原諒我了?」
「……對啦。」
——————————————————
「Kano,你覺得你做了這樣的事我還會原諒你?」
「……」
「別開玩笑了…!」
Shintaro一拳搥在醫院的牆壁上。
「把我從車前推開自己卻來不及避開什麼的……!」
「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
「……Kano……」
「聽好了……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的…所以、」
赤紅紅的顏色燒灼著雙目。
「你最好就在那裡乖乖的等我。」

19、如果可以重來一次【HibiHiyo車禍組】
「如果可以重來一次——」
「那我一定會救下妳。」
男孩握住了女孩的手。
「什麼啊。」女孩朝著男孩露出了羞澀的笑容。
「沒事。再等等吧。」
「啊、貓咪——」他將她拉了回來。
「我去追就好,妳在這裡等吧。」
溫柔的放開了她,Hibiya跑向了那象徵死亡的黑貓。
電線桿突然倒下,不偏不倚的砸在他的頭上。
他彷彿早已料到般笑著倒下。
「…太好了、呢……」
「Hibiya啊啊啊啊啊啊!!」後方傳來她的慘叫聲。
她那麼傷心,Hibiya依舊是非常心疼的。
但同時覺得很高興的自己,是不是也有些殘忍呢。
他闔上了逐漸失焦的眼。
「拜託……」Hiyori哭著喃喃。
「如果、如果再重來一次……」
「我一定會救到你的……」

20、刻著對方姓名的戒指/在身上紋對方的名字【ShinKano】
「吶、Kano。」
Shintaro坐在河堤邊,輕撫Kano曾經親手為他戴上的戒指。
雖然是路邊攤的便宜貨,不過那時Kano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所以Shintaro就苦笑著買下了。
當時Kano笑著幫自己戴上戒指的畫面,彷彿還是昨天的事般色彩鮮艷。
「我們說好的永遠呢?」
沉默許久,他突然拔下戒指。
「這種結局,可不是你答應我的啊!」
站起身,Shintaro用盡全身的力量將戒指丟入河中。
戒指在落入水中的前一秒反射出夕陽的光輝。
還有老闆刻上的娟秀的字體。
重心並未因完成動作而穩住,Shintaro向前摔到了草叢裡。
而淚水也因用力過猛而滑出。
他就只是維持著這個姿勢躺在草叢裡,但不久後又一臉無奈的站起身來。
他直直走進小河中。
彎著腰找了會,Shintaro將那戒指重新戴上自己的手。
「到頭來,你還是把我牢牢的套住了啊……」
他心裡有著滿滿的空虛感。
戒指上那名字還在夕陽的反射下熠熠生輝。
他將額靠在徒有光芒冰冷的戒指上。
「鹿野修哉……」

21、改不掉的習慣【KuroKano】
「來——讓我看看,這次要先殺掉誰呢?」
Kuroha看向露出絕望表情的Kano。
「還是你好了。」他愉快的將槍口對準他。
「砰。」
但那都已經是「好幾個世界」以前的事了。
在「現在」世界的八月十四日,鹿野修哉這個人都會死。
於是Kuroha就少了一點工作。
「那麼,這次要從誰開始呢?」他笑笑。
「果然還是……」看向目隱一群人裡,卻遍尋不著他的身影。
「啊、又忘記了呢。」
他沉下臉,將槍管隨便指向他們其中的一個人。
連續開了好幾槍,剩下的又只有女王大人。
「好啦——女王大人可以循環啦。」
拍拍顫抖著的她的頭,Kuroha也開始對這種世界感到厭煩了。
但是,不是在這種世界的話就連面都見不到呢。
畢竟我不想放開他啊。

22、模仿對方生活【SetoKano←Kido】
「Kido,那麼我出門囉。」
「…嗯…路上小心…」
「怎麼了?這不像妳啊Kido。」
「啊、再遲到老闆會罵的,先走了っす。」
他關上門。
「…這樣才不像你啊…」少女低聲,眼淚隨之滑落。
「Kano……」

23、最後一次和你說話【HibiMomo賞月組】
「Hibiya~」Momo撲向沙發上那對自己來說太過嬌小的身軀。
「嗚哇!Momo妳幹嘛……」
「我要去工作了哦!」
「去啊,幹嘛來煩我……」
「……Hibiya是大笨蛋!!」Momo忽然呼了他一巴掌,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什麼啊……」瞄了一眼跑開的Momo,Hibiya繼續看向自己的手機。
——————————————————————————
過了大概8個小時。
Hibiya終於感到不太對勁。
「為什麼早上Momo出門前會特地來說…?」
「……!難道說…!」Hibiya看向手機。
「該死!完全沒發現!」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
情人節,同時也是如月桃的生日。
Hibiya慌張的出了門,買了食材又趕緊回家。
在廚房忙了一會,才終於大功告成。
Hibiya在上面用擠花袋擠上「Momo生日快樂」幾個大字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可是Momo還是沒有回來。
「為什麼會那麼晚啊她……」Hibiya丟開玩膩的手機,打開了目隱團有些老舊的收音機。
稍微調了會,總算能把廣播的內容聽得清楚。
「……插播一則壞消息,偶像如月桃疑似吃了粉絲送的本命巧克力而食物中毒送醫…到院已無生命跡象…」
Hibiya關上了收音機。
「……一定是假的對吧?那個大嬸怎麼可能食物中毒啊……」
「應該是我太累了……可是還是要等她回來吧。」
Hibiya就這樣守著蛋糕,一直到天亮。
直到他打開電視,再一次聽到了這個消息。
他把燒得快完的蠟燭吹熄,切了一塊沒有沾到熔化又凝固的蠟的蛋糕。
切下一小口,吞了下去。
「……好難吃…」
「妳為什麼不負起責任回來把它吃掉啊…是碳酸紅豆口味的啊…」
「而且……妳打我的那巴掌我還沒跟你算帳…快給我回來啊…」
眼淚模糊了用心寫的蛋糕上的字。

24、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SetoKano】
「修哉!你想做什麼?!」氣喘吁吁的打開了他房間的門。
「啊…是Seto嗎。」
「真是丟臉呢、每次每次都被你找到的我。」他輕笑了聲。
而他手裡拿著的藥罐是開著的。
「不過這一次,你似乎不夠快呢。」
「所以說,我先走啦~記得照顧目隱團的各位哦。」Kano吐舌。
舌上有著多到足以致命的藥量。
「修…!」他吞了下去,然後向後倒在地上。
——————————————
修哉死了。
醫生說他吞的藥量多到致命的地步。
…搞什麼。
不是說好一起承擔的嗎。
為什麼拋下我?
每每想追隨你而去,卻都在關鍵時刻想起你給我的任務。
「什麼『照顧好大家』啊。」
我這不是連你都無法保護嗎。
但這是你的遺願呢…不好好做可不行的吧,吶?

25、為了你活下去【KuroKono】
每一次輪迴,目冴之蛇都會附身於目隱團No.9的Konoha。
被附身時Konoha總是露出痛苦的神情,讓牠不禁興奮起來。
但黑Konoha——也就是Kuroha並不知道真相。
事實是,Konoha為了被牠附身而總是站在目隱隊伍的最前頭。
讓牠能直接附身於他。
每每被附身時的痛苦表情,也是他刻意做出。
因為他知道這樣做能讓Kuroha開心。
「只要你開心,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這是Kuroha在附身到Konoha身上時,他最後的話語。
Konoha的死因總是「因為身體被另一個靈魂入侵而死」。
在八月十四日時,Konoha也有幾次差點先死。
但Konoha總會不惜一切代價活過那一天。
儘管代價可能是「不能吃肉串」,或是「要犧牲一些團員」。
雖然對這個世界已經厭煩了、焦躁了、不屑了、絕望了,
不過每每想到他就還是會咬著牙撐過去呢。
——「為了要被你附身,我會一直活到那時候的哦。」

26、夢中呼喚你的名字【SetoKano】
「……!」
氣喘吁吁的坐起。
眼前是一臉擔心的Mari。
「Seto……」
「抱歉,Mari。我沒事。」
「可是剛剛……」
「真的沒事了,Mari也早點睡吧。」
推著女孩出房,Seto關上門。
「……就算妳不說,我也知道剛剛我、做了什麼啊……」
靠著房門滑下,Seto跌坐在地板上。
貓眼少年的笑容清晰的浮現在腦海。
「Kano……」

27、你在我面前死去【KanoAya】
「姐姐……別鬧了啊……!」
看著她一步一步靠近學校的鐵欄杆,Kano感到非常的不安。
好像…有什麼要失去了…?
「只要我得到其中一種蛇的能力,而沒有回到這邊的世界,你的計劃就會失敗的吧?」
她轉頭看向自己被蛇附身的父親。
「嗯…是的呢。」
「抱歉吶,修哉…果然姐姐還是太遜了…」她露出微笑,也同時落下眼淚。
「還是會有點害怕、的呢……」
語音未落,她就往後仰去。
「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ano大聲喘著氣。
卻發現自己身在房間裡。
「…姐姐……」一向在他人面前偽裝的他抱緊了被子。

28、治不好的失眠【SetoKano】
「……Kano桑,你又要去夜遊了嗎?」
「是哦,Mari醬也趕緊去睡吧。」Kano回頭,露出俏皮的笑容。
「太晚睡的話,會長不高哦。」
「那Kano桑…?」Mari似乎想要再問什麼,但Kano卻已關上了門。
稍微走了一段後,他才停下腳步。
沉下臉。
「要是睡得著的話,我也想啊。」
腦中又浮出他的笑容。
「什麼『早點睡才會長高』啊,你看。」
「我這不是被你害得連覺都睡不得了嗎。」
晶亮的淚珠落下,被黑夜隱沒了蹤跡。

29、你離開後的十年【ShinKano】
Kano死掉的十年後。
「怎麼可能活到那麼久啊。」他面無表情的說。
「要就陪他一起去了啊,他一個人走很孤單吧?」
更正,現在是Kano「死亡」的三天後。
——————————————————
1小時後。
如月伸太郎的屍體在家中被發現。
警方判定是自殺之後,彷彿已沒有他們事般旋即離開。
只有一個人回頭看了一眼蓋著白布的他,眼裡似乎有著複雜的情緒。
「喂!菜鳥,該走了吧?還在幹嘛!」另一人注意到這件事,惡狠狠的罵了聲。
被罵的人倒是沒什麼反應。
「抱歉抱歉,我來啦前輩!」
露出令人放心的微笑,他小跑幾步跟上那人。
眼裡紅光不退,但被燈光反射的晶瑩卻無法被隱去。

30、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SetoKano】
「Seto…別離開我…」
「嗯。不會離開Kano的哦。」
他抱緊了我,讓我曾經相信了這句話。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我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Seto被蓋上白布。
「Kano……」Kido擔心的看向我。
「什麼?」我一如往常的對她微笑。
「你…為什麼要笑啊……!」Kido哭著,用力的甩了我一巴掌。
「不知道呢。吶Kido,為什麼我要笑呢?」我回答,疼痛的臉頰卻阻止不了上揚的嘴角。
我拿出身上隨身帶的護身刀。
「Kano你……!別幹傻事啊!」Kido聽上去很驚慌,往後退了兩步。
「傻事?」我把玩著它綠色的刀柄。「不啊,幹什麼傻事?」
「那就……!」Kido震驚的看著我。
還有我插進她心臟的那把刀。
「大家一起做的話,就不叫傻事了嘛!」我開心的笑著。
「Ka……」Kido不再掙扎。
接下來,我把Momo、Ene、Konoha、Hibiya都殺了。
不同於只砍一刀的Kido,我將他們殺得徹底。
只剩下發抖著的Mari,和護在她前面的Shintaro。
「Shintaro桑……借個過好嗎?我想跟Mari說說話。」
「Kano……你根本就瘋了!」Shintaro咬牙切齒的瞪著我。
「我瘋了?有嗎?」我發出愉悅的笑聲。「我只是在玩啊。」
「你……!」我將Shintaro打到一旁。
如我的預料般,他的頭狠狠撞上牆壁,沒了動靜。
「Ma、ri、醬~」我轉向愣在那兒掉著眼淚的Mari。
「咿……!」Mari低下頭,不停的發著抖。
「Mari醬乖,妳看我把刀子丟掉囉?」我將刀子射進Shintaro的腦袋。
她顧著發抖沒看到。
「好啦Mari醬?Seto應該有說過人家說話的時候要看著他的吧?」
似乎是提到了Seto所以湊效了,Mari儘管害怕還是看向了我。
「乖孩子。」我跪坐在地上抱住她。「Mari醬不喜歡這樣吧?」
「大家都死掉了什麼的。」我溫柔的對著她說。
「嗯……」她停止了反抗。
「那麼Mari醬,有一個方法可以救大家,妳想試試嗎?」
「嗯……!」
我單膝跪下,親吻她白皙的手背。
「那麼就、」
「重置這個世界吧,女王大人。」
「『Let's DAZE——』」
————————————————
KidoMomo 1 9 10 11========4
ShinEne 2 13========2
SetoKano 3 16 17 22 24 25 26 28 30========9
KanoKido 4====1
KanoAya 5 27=======2
KuroKano 6 14 21===3
KenAya 7=====1
KuroKono 8=====1
HaruTaka 12=====1
KuroShin 15====1
ShinKano 18 20 29====3
HibiHiyo 19=====1
HibiMomo 23=====1
如果有閒人可以慢慢看上面表格沒關係ww
其實不重要只是算題數而已hhh#
4和27是直接拿了劇情做改變啊ouo
總之陽炎日快樂!
小附贈——

「誒誒?聽說今天是我們的日子嗎?」
「有這麼多人來關注我們非常感謝w」
「但是呢、在你們感到興奮的同時,另幾個世界的我們可能又死了哦?」
「而我此時此刻能站在這裡向你們說話,不就已經是可以稱為「奇跡」的事了嗎?」
「啊不、別為了這種小事感到悲傷啊。」
「總之呢,」勾起一抹微笑,貓眼少年深深一鞠躬。
「請你們今天也努力活下去吧。」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