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禰Sumi

很喜歡陽炎,也很喜歡赤ティン!!陽炎最萌SetoKano♥♥最近又多迷上了まふティン……好虐啊QAQ

陽炎劇場版RED movie ver.

自己加上了平假和羅馬(*´∇`*)
要使用的話請於留言告知w

————————————————
だんだん目(め)が回(まわ)って夕焼(ゆうや)けが燦々(さんさん)空(そら)に散(ち)って行(い)った
dandan mega ma watte yuu yakega sansan sora ni chi tte itta

滲(にじ)み出(だ)す雲(くも)に
ni ji mi dasu kumo ni

言葉(ことば)が出(で)なくなるのは何故(なぜ)?
kotoba ga dena kuna ru nowa naze?

遠回(とおまわ)りの近道(ちかみち)と
to oma warino chi kamichi to

廃(すた)り果(は)てた線路(せんろ)
sutari hate ta sen ro

湿(しめ)った手(て)を掴(つか)んだまま
shime tta tewo tsukan da mama

速足(はやあし)で進(すす)む
haya ashi de susu mu

互(たが)い違(ちが)いの畦道(あぜみち)が水(みず)みたいに揺(ゆ)らいで
tagai chigai no aze michi ga mizu mi taini yurai de

蝉(せみ)の音(ね)を暈(ぼか)したまま
semi no ne o bokashi ta mama

立(た)ち尽(つ)くしてた
tachi tsuku shi teta

夏(なつ)が昨日(きのう)を通(とお)り越(こ)して行(い)く
natsu ga kinou wo to ori koshi te iku

草(くさ)の匂(にお)い俄雨(にわかあめ)の温度(おんど)
kusano ni oi niwa ka ame no ondo

混(ま)ざり合(あ)ったら
maza ri a ttara

僕(ぼく)らが今日(きょう)まで
boku raga kyou made

知(し)らない日々(ひび)は数(かぞ)えきれない
shi ra nai hibi wa kazoe kire nai

鱗雲(うろこぐも)の奥(おく)で
uro kogumo no oku de

確(たし)かに呼(よ)んでいる
ta shikani yon de iru

泥(どろ)に塗(まみ)れた僕(ぼく)の手(て)を拒(こば)む様(よう)に
doro nima mi reta boku no tewo kobamu youni

「難(むすか)しい」ってはにかんだ
「musu ka shi i」te wakan da

君(きみ)と僕(ぼく)とじゃ違(ちが)うから
kimi to boku toja chigau kara

だんだん目(め)が回(まわ)って夕暮(ゆうぐ)れが燦々(さんさん)
dandan mega ma watte yuugu rega sansan

空(そら)に散(ち)って行(い)った
sora nichi tte itta

思(おも)い出(だ)す程(ほど)に
omoi dasu hodo ni

言葉(ことば)が出(で)なくなるのは何故(なぜ)?
kotoba ga dena kuna ru nowa naze?

道連(みちつ)れに賛成(さんせい)なら笑(わら)って
michi tsure ni sansei nara wa ratte

疾(と)っくに遠(とお)く離(はな)れた
tokku nito oku hana reta

君(きみ)はただ
kimi wa tada

見(み)たことも無(な)い色(いろ)に染(そ)まった瞳(ひとみ)で
mita kotomo nai i ro niso ma tta hito mide

あぁ 瞬(まばた)きの一(ひと)つもしないまま
aa mabata kino hi totsu moshi nai mama

大人(おとな)なんかには解(わか)らない色(いろ)を見(み)ている
oto na nan kani wa wakara nai iro wo miteiru

——————————————————————
有錯的話也歡迎於留言指正哦(*´∇`*)

放學回家的腦洞,短r18

Lofter以含有不當字詞把文打回我家啦QQ
所以請至下列網址查看謝謝ww

http://joyce9152.pixnet.net/blog/post/210444142-%e6%94%be%e5%ad%b8%e5%9b%9e%e5%ae%b6%e5%be%8c%e7%9a%84%e8%85%a6%e6%b4%9e%ef%bc%8c%e7%9f%adr18

陽炎日賀文_(:з」∠)_一方死亡30題

應景來放一下w
*OOC
*BL GL有
*求關注w
——————————————
1、遺物【KidoMomo】
今天是蕾醬的忌日。
在一年前,蕾醬她被瘋狂粉絲砍了好幾刀。
事後那位粉絲被警方帶走時,還一路嚷嚷著「她配不上Momo醬」這種話。
那時的我追上前,扇了他一巴掌。
現在想想也不會後悔。
在這件事結束後,我悄悄的退出了演藝圈。
不過新聞一下子就傳開了,造成很多粉絲們傷心欲絕。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呢。
「…咦?」
我從翻開的抽屜裡拿起一副連著iPod的純白耳機。
稍微端詳了會,確定是蕾醬的。
我漾起微笑。
戴起耳機和兜帽,將音樂開到最大聲。
——啊,不過要小心別讓iPod沾到淚水了呢。

2、未寄出的信/未發出的短訊【ShinEne】
「主人主人!你看這個!」
「吵死了啊妳……」
Shintaro和Ene過著這樣的日常。
儘管本人不願承認,但Ene真的佔了他生活中的一大部分。
直到某一天。
Shintaro一如往常的開啟電腦,卻不見以往朝氣的聲音傳出。
「……?」以前的他會為此而歡呼,
但現在的他卻無心感到慶幸。
「Ene…?」下意識去尋找那曾經「放出」Ene的郵件,
郵箱卻一反往常的空著。
「Ene…別玩了啦…」Shintaro出聲,赫然發現自己的聲音在發抖。
他等待著,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眼角餘光瞄過「草稿郵件」那欄,不如往常的是有一封未寄出的信。
他顫抖著食指點開它。
「抱歉…
我想我快要愛上你了……
在變成這樣之前,我會刪除自己的哦。
主人、不……Shintaro。」
Shintaro停止顫抖。
異常冷靜的關上電腦,他拿起了一旁的剪刀。
「誰准妳先走的啊。」

3、猛然間感到不安【SetoKano】
「Se…!」Kano睜開眼,才發現剛剛的都是一場夢。
連Seto死了也是夢、對吧…?
Kano跑到客廳,但卻沒有看到Seto的身影。
反倒是Kido叫住了他。
「難得你那麼早起啊,Kano。」
「Kido,Seto呢?」少女一怔。
「……Kano,你又忘記了嗎?」
「Seto他、早就……死了啊。」

4、漸漸冰冷的溫度【KanoKido】
「砰。」
Kido愣愣的看著Kano在面前倒下。
「…修哉…!」眼淚奪眶而出,Kido搖搖晃晃的跑向他。
「修哉!!快起來啊!別鬧了……!起來啊!!」
總是裝得堅強的少女此刻卻跌坐在地上,瘋了般不停搖晃著少年的身軀。
儘管如此,少年卻沒有反應。
「你說過我哭起來很難看的啊?!所以拜託你…快點起來嘲笑我啊?!」
少女將少年的手覆上自己的臉頰,溫熱的眼淚卻無法溫暖漸趨冰冷的手。
眼角餘光似乎瞄到了Seto衝向那人。
又聽到了槍聲……
「修哉…!」Kido依舊不放棄的搖晃著他,直到那人走向自己。
於是少女終究停止了搖動。

5、固定時間一月一次的看望【Seto→KanoAya】
「姐姐。」卡其色的眼瞳透出溫暖。
「我來看妳了哦。」
把剛買來新鮮的花束放在少女的墓前,少年愉快的說起最近發生的趣事。
沒有感覺到身後有人逼近。
等到察覺時,繩子已經纏在自己的脖頸上了。
「修哉,讓我成全你們吧?」聞言Kano感覺繩子又纏得更緊。
他笑了。
努力想要說出什麼,最終還是無法發出聲音。
當懷中的人兒不再掙扎時,Seto哽咽著終於擠出一句話。
「…為什麼…要說謝謝什麼的啊……!」
抱緊漸漸失去溫度的他的身體,Seto不再抑制哭聲。
因為會叫自己愛哭鬼的人已經不在了嘛,哭又有什麼關係。

6、曾經丟失現在又找回的共同物【KuroKano】
Kano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身在滿是鮮血的基地裡。
而目隱的團員們個個倒在大大小小的血泊中。
「不…不會吧…」Kano虛弱的出聲,聲音在這沒有任何噪音的室內迴盪。
無奈沒有人回答。
每個團員都像破布娃娃般被隨意的丟在地上,呈現了奇怪的姿勢。
「吶…Kido?別玩了好嗎?」他伸手搖搖最近的Kido,但她的身體是冰冷的。
「這樣惡作劇不好玩啦,所以不要玩了好不好,Seto?」
再搖搖另一邊的Seto。
一樣的情況。
Kano不死心的重複同一個動作,直到所有團員——
都真的沒有反應才停下。
「不會吧…我不要……!」
「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大把大把的眼淚落下,Kano像個小孩般嚎啕大哭。
「媽媽是…彩花媽媽也是,姐姐也是…還有大家…」
「為什麼、為什麼都要丟下我一個人啊啊啊!!」
喊到後面也沒了氣力,
突然的眩暈使他一頭撞上了身後的牆壁。
小時候的記憶好死不死在這時於腦中炸開。
拿著我送的花的媽媽笑著,我也笑著——
接下來呢?發生了什麼……?
「什麼……?」Kano兩手抓著自己的頭髮,腳曲起貼近腹部。
大聲的喘著氣,他的眼瞳不規則的重複著放大和縮小。
「要我告訴你嗎?」突然另一個熟悉的聲音滑入Kano的耳裡。
「Ku...!是你…殺了大家的吧…!為什麼唯獨……」
「留下我一個人……!」說到這裡,他又開始啜泣。
「喂喂、別怪到我身上啊?我只是感應到蛇們都回到陽炎了,意外的連女王蛇都是呢。」
「所以我才過來看看情況啊?啊、這麼說只剩下目欺的蛇還沒回去了呢。」
「再過一會牠可就要失控囉?沒有女王蛇,也沒辦法『重新開始』呢。」
「那麼…大家、到底是被誰……」
「……什麼啊你還不知道嗎?失憶?」
Kuroha有些失望的看向他。
「……什麼意思?」Kano也稍微冷靜下來了。
仔細想想……
除了Kuroha以外的所有可能是兇手的人、只有……
「殺死他們的人,就是你啊。」
「……」Kano沉默了下來。
意外的沒有任何反駁,他只是思考著。
小時候的記憶於此刻終於完全恢復。
「找回來了吧?鹿野修哉?」
觀察到他微微的表情變化,Kuroha露出了笑容。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強盜的哦?」
Kano撐起身體站直。
「啊啊、是這樣的嗎。」
他低著頭勾起了嘴角,接著走向前去。
「那麼,這份感情也不用再隱藏了吧。」
Kano吻上滿意的笑著的Kuroha。
「什麼啊,虧我還一直在等你呢。」
趁著換氣的空隙,Kuroha笑答。
「是嗎,那還真是抱歉啊。」
就這樣互相擁吻了好幾分鐘,他們才終於分開。
「那該來做正經事了吧?」
「是啊,已經延遲很久了呢。」
彷彿心有靈犀般。
他們兩人深深望進彼此的雙眼。
「原來你,跟我想的一樣嗎?」
「這句話也是我的臺詞吧?」
他們都笑出聲來。
接著雙雙往後倒下。
插在腹部的刀子閃著血光。
「『因為深愛著,所以才會殺掉你的哦。』」

7、葬禮【Kenaya研彩】
曾經與我度過無數時間的她,陪著我一起做研究的她。
現在照片卻被人取以裱框。
還綁上黑色的緞帶。
溫暖的笑容沒了靈魂,猶餘下黑白的軀殼。
這樣的情形想著也可怕。
於是我逃開了。
沒有去送她最後一程。
可是啊、在車上待著的我卻還是哭了。
真的好想妳、好想妳啊……
「彩花……」

8、突如其來的眼淚【KuroKono】
「我不會讓你殺掉任何一個人的!」赤色的英雄,說著英雄的台詞。
「可是如果這個世界不再需要願望的話,我就會消失的哦?」
黑色的蛇笑得悲傷。
低下頭思考著。
心好痛,為什麼呢?
「那麼乾脆這樣吧。」
「砰。」
當Konoha再次抬起頭時,他只看到Kuroha往旁邊一倒。
他顧不得其他人,一個箭步就往前衝。
逕自將他抱起,但那與自己相似的臉孔卻再沒有一絲血色。
「不要…」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其他人都驚訝的看著,但Konoha卻依舊繼續失控的狂喊。
溫熱的液體自臉頰滑下,讓Konoha愣了好一大下。
「我在……哭嗎…?」

9、觸碰不到的你【KidoMomo】
「蕾醬~」
「桃?!妳看得見我嗎…!」
「什麼啊這個問題…誒誒蕾醬?!」
如月桃看著撲過來的木戶蕾直直穿過她的身體。
「……誒?蕾醬……?」
少女低下頭。
「對不起吶,桃。」
「我似乎真的…變成幽靈了呢…」

10、從別人那裡得到你的死訊【KidoMomo】
「最新情報!有人目擊一位少女臥倒在巷子裡,已確認死亡!」
「將鏡頭轉到現場。」
「謝謝主播!我們可以看到警方已經封鎖了現場,不讓民眾出入……」
「好可憐啊……年紀輕輕就死掉了……」Momo盯著電視,惋惜的說。
「說得好像妳很老一樣。」Shintaro吐嘈。
「我們找到了目擊者,她願意告訴我們當時的情況……」
電視繼續播放新聞。「是的…我放學要回家,就看到這副場景……」
嬌小的女孩訴說著,害怕的指向巷子裡警方還未搬走的屍體。
鏡頭拉近。
Momo手中的遙控器掉到地上。
「幹嘛啊……喂Momo!」
Momo直直衝出門外。
電視的新聞還在播。「經過身份確認是一位名叫…的女性……」
Shintaro瞪大了眼,也跟著衝了出去。
畢竟是兄妹,他當然知道Momo要做什麼。
「Momo……!」
憑著剛剛看到的場景及人潮擁擠的方向,Shintaro找到了案發現場。
「Mo...!」
果然,Momo位於人群的中心點。
「哥哥……蕾醬她……!」一向開朗的她跪倒在地,眼淚像泉水般不停湧出。
Shintaro一咬牙,回頭瞪向群眾。
「這裡沒有你們的事,快滾。」
帶著殺氣血紅的眼瞳的確嚇退了不少人。
待人群散得差不多後,Shintaro久違的抱住了已經長大不少的妹妹。
「別說了,哭就好。」
「嗚……」
Momo哭到嗓子都啞了。
過了好似一世紀那麼久,Momo終於累得昏睡過去。
「……」Shintaro沉默的將她抱起,淚滴也因此滴落她的手臂上。
「…Momo……」

11、空曠的房間【KidoMomo】
「蕾醬!我回來了!」
往空氣一撲,然後意外的跌到了地上。
「啊……」
又忘記妳已經先走了。
啊啊、感覺空曠得令人難受啊。
兩個房間都是。

12、如果我忘記了你【HaruTaka遙貴】
「如果我就這樣一直活下去的話,肯定某一天就會忘記妳的吧。」
「為了不讓你從我的記憶消失……」
我拔掉身上的插管。
「那我就創造出一個妳吧。」
興奮的笑出聲。
啊啊、我是不是變得奇怪了呢,Takane。
不過罪魁禍首是妳呢。
「『目醒——』」
原本溫柔的眼瞳染上了顫慄的血色。
與本人有些違和感的,瘋狂的笑聲迴盪著。

13、親吻你的照片/物品【ShinEne】
「……」
「Ene?」
「……」
「Ene?妳在幹嘛啊?」
「啊……什麼都沒有哦。」穿著藍色外套的少女悠悠的游向螢幕的右上角。
「啊喂!別按下去啊!」電腦前的人似乎察覺到她的想法,連忙出聲阻止。
「啊啦、主人那麼希望Ene在沒有存檔的情況下關掉它嗎?那麼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主人的慘叫聲還是那麼噁心呢~」
「夠了……總之妳給我乖乖待在這裡,我要去買瓶可樂。」
「誒誒主人難得要出門嗎!我要跟!」
「一下下而已啦。別跟。」他說著,穿上了顯眼的赤紅色運動外套,關上門。
難得認真的語氣讓Ene頓了下。
有不好的預感呢……
儘管如此她卻一反往常的乖乖等著。
一直等待著,等待著,等待著。
Shintaro卻再也沒有出現在她面前。
應該說,不可能再出現了。
「…主人……」Ene久違的離開了他的電腦,到其他的地方看看。
在別的電腦前坐著的人們,沒有一個是他。
已經不會再有人創作的、未完成的歌曲靜靜的躺著。
Ene回到她的「家」——Shintaro的電腦之後,一言不發的把她藏得很深的資料夾點開。
那裡面是Shintaro創作的所有歌曲。
每次她敢大膽的按下刪除,正是因為她早已存檔完成。
只是想看主人因為自己而煩惱呢。
這樣的少女心也不能被這種世界接受嗎?
她按下最後一曲的播放鍵。
優美的音樂流竄在電腦裡,在中段卻嘎然而止,顯得異常突兀。
Ene拖住了五線譜上的最後一個音符,將它無限延長。
然後吻了它。
太多的思念化作了一個單音,但卻無法被詮釋出它所包含的全部意義。
只有淚水訴說著話語,訴說給那不會聽見的人聽。

14、等待七日的夢境【KuroKano】
「Kuroha……」縮在那人的懷中,Kano輕喚著那人的名字。
「嗯?」那人正愉悅的玩著Kano卡其色的髮絲。
「為什麼你要讓我等上七天才會出現一次?」
Kano的聲音帶有微微的不滿。
「難道你不能到我的現實生活來嗎?」
Kuroha停下手邊的動作。
「這要求太困難了啊。」他笑著嘆口氣。
「不過Kano真的想要每天見到我嗎?」
「嗯……畢竟我們已經是戀人了,不是嗎?」
Kano又更陷入他的懷中一點。
「好吧。雖然沒辦法到你的生活裡去,不過還有另一個方法。」
「是什麼?」他雙眼發亮的看向Kuroha。
「你,成為我的人吧。」
Kano露出笑容。
而後吻上那片笑著的唇。
——從此,鹿野修哉和Kuroha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不不、故事可還沒完哦?
「——從此,鹿野修哉這個人再也沒有醒來過。」

15、相似的面孔【Kuroshin←Kono】
「放開我!!」他拚命想掙脫開來自他雙手的禁錮。
一向冷靜的Shintaro此時、不顧一切的想闖入目隱團的基地——
不對,是「曾經」的基地。
現在這棟建築物早已面目全非,成了熾熱的火場。
「他還在裡面啊!!」
「……」他神情哀傷的看著掙扎著的人兒。
「我叫你放開我!!別用那張臉看著我!」
Shintaro再次大喊。
「……抱歉……」Konoha依舊抓著Shintaro的雙手。
「…你…!道什麼歉啊……!可惡…」或許是累了,也或許是絕望了。
Shintaro無力的倒在Konoha的懷裡。
「Kuroha……」
眼淚像廉價品般撲簌簌落下,Shintaro喊啞了嗓子卻依舊呼喚著他。
Konoha的手抱著他,又收緊了些。

16、假裝你從未離開【SetoKano】
「吶、Kano!你看那隻玩偶!」
「很像你呢,黑色帶著白色圓點的貓咪。」
「買回去作紀念,怎麼樣?」
「既然這樣Kano先拿著吧,我去結賬。」
Seto將抱著玩偶的手往後放開。
玩偶隨即落至地上。
Seto苦笑了下。
「不行啊Kano,要拿好哦?」
「還是我拿好了,Kano在這裡等我吧?」
Seto轉頭笑笑。
偷偷跟蹤著Seto的Shintaro終於找到了Seto魂不守舍的原因所在。
「真是的…打擊真的很大啊……」
「Kano跳樓的這件事…」
「可是都已經過去三年了…給我振作起來啊混蛋……」

17、深刻在記憶中的畫面/忘不掉你死去的那一刻【SetoKano←Shin】
「修哉…你一定要……幸福哦……?」
「幸助!!!」
我伸出手,卻什麼也搆不著。
睜開眼之後,才發現自己在哭。
每天都是這樣。
尖叫著醒來、戴上面具、睡著、然後再一次尖叫著醒來。
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呢。
到底是因為什麼,幸助才會死掉呢。
已經想不起來了。
只記得最後幸助說著要幸福之類的話。
只記得自己哭著,連「我的幸福只有你能給」這句話都忘了說。
然後就這樣獨自一人,也忘記自己怎麼回到基地的了。
最初甚至連面具都忘了戴上,被大家看到就一直追問。
好煩啊、好煩!不要管我了呀!
像個賭氣著的小孩對他們大吼,接著就把自己關在房裡。
之後才又重新戴起面具,跟大家和好了呢。
看到我平常的模樣,他們總算是鬆了口氣。
果然能瞭解我的,就只有——
「Kano!」Shintaro拉住我的手。
「怎麼啦Shintaro桑?想襲擊我嗎☆」
他一把抱住了我。
「誒…「把面具拿下來吧。」
我愣了下。
接著落下眼淚。
「已經拿不下來了哦。」
嘴角上揚的弧度嘲笑著自己。
「因為會把面具擊碎的人,已經不在了嘛。」

18、永遠不原諒你【ShinKano】
「Shintaro桑~對不起嘛~下次不會了w」
「別生氣了嘛~」
「好啦好啦,你很煩欸。」
「原諒我了?」
「……對啦。」
——————————————————
「Kano,你覺得你做了這樣的事我還會原諒你?」
「……」
「別開玩笑了…!」
Shintaro一拳搥在醫院的牆壁上。
「把我從車前推開自己卻來不及避開什麼的……!」
「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
「……Kano……」
「聽好了……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的…所以、」
赤紅紅的顏色燒灼著雙目。
「你最好就在那裡乖乖的等我。」

19、如果可以重來一次【HibiHiyo車禍組】
「如果可以重來一次——」
「那我一定會救下妳。」
男孩握住了女孩的手。
「什麼啊。」女孩朝著男孩露出了羞澀的笑容。
「沒事。再等等吧。」
「啊、貓咪——」他將她拉了回來。
「我去追就好,妳在這裡等吧。」
溫柔的放開了她,Hibiya跑向了那象徵死亡的黑貓。
電線桿突然倒下,不偏不倚的砸在他的頭上。
他彷彿早已料到般笑著倒下。
「…太好了、呢……」
「Hibiya啊啊啊啊啊啊!!」後方傳來她的慘叫聲。
她那麼傷心,Hibiya依舊是非常心疼的。
但同時覺得很高興的自己,是不是也有些殘忍呢。
他闔上了逐漸失焦的眼。
「拜託……」Hiyori哭著喃喃。
「如果、如果再重來一次……」
「我一定會救到你的……」

20、刻著對方姓名的戒指/在身上紋對方的名字【ShinKano】
「吶、Kano。」
Shintaro坐在河堤邊,輕撫Kano曾經親手為他戴上的戒指。
雖然是路邊攤的便宜貨,不過那時Kano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所以Shintaro就苦笑著買下了。
當時Kano笑著幫自己戴上戒指的畫面,彷彿還是昨天的事般色彩鮮艷。
「我們說好的永遠呢?」
沉默許久,他突然拔下戒指。
「這種結局,可不是你答應我的啊!」
站起身,Shintaro用盡全身的力量將戒指丟入河中。
戒指在落入水中的前一秒反射出夕陽的光輝。
還有老闆刻上的娟秀的字體。
重心並未因完成動作而穩住,Shintaro向前摔到了草叢裡。
而淚水也因用力過猛而滑出。
他就只是維持著這個姿勢躺在草叢裡,但不久後又一臉無奈的站起身來。
他直直走進小河中。
彎著腰找了會,Shintaro將那戒指重新戴上自己的手。
「到頭來,你還是把我牢牢的套住了啊……」
他心裡有著滿滿的空虛感。
戒指上那名字還在夕陽的反射下熠熠生輝。
他將額靠在徒有光芒冰冷的戒指上。
「鹿野修哉……」

21、改不掉的習慣【KuroKano】
「來——讓我看看,這次要先殺掉誰呢?」
Kuroha看向露出絕望表情的Kano。
「還是你好了。」他愉快的將槍口對準他。
「砰。」
但那都已經是「好幾個世界」以前的事了。
在「現在」世界的八月十四日,鹿野修哉這個人都會死。
於是Kuroha就少了一點工作。
「那麼,這次要從誰開始呢?」他笑笑。
「果然還是……」看向目隱一群人裡,卻遍尋不著他的身影。
「啊、又忘記了呢。」
他沉下臉,將槍管隨便指向他們其中的一個人。
連續開了好幾槍,剩下的又只有女王大人。
「好啦——女王大人可以循環啦。」
拍拍顫抖著的她的頭,Kuroha也開始對這種世界感到厭煩了。
但是,不是在這種世界的話就連面都見不到呢。
畢竟我不想放開他啊。

22、模仿對方生活【SetoKano←Kido】
「Kido,那麼我出門囉。」
「…嗯…路上小心…」
「怎麼了?這不像妳啊Kido。」
「啊、再遲到老闆會罵的,先走了っす。」
他關上門。
「…這樣才不像你啊…」少女低聲,眼淚隨之滑落。
「Kano……」

23、最後一次和你說話【HibiMomo賞月組】
「Hibiya~」Momo撲向沙發上那對自己來說太過嬌小的身軀。
「嗚哇!Momo妳幹嘛……」
「我要去工作了哦!」
「去啊,幹嘛來煩我……」
「……Hibiya是大笨蛋!!」Momo忽然呼了他一巴掌,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什麼啊……」瞄了一眼跑開的Momo,Hibiya繼續看向自己的手機。
——————————————————————————
過了大概8個小時。
Hibiya終於感到不太對勁。
「為什麼早上Momo出門前會特地來說…?」
「……!難道說…!」Hibiya看向手機。
「該死!完全沒發現!」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
情人節,同時也是如月桃的生日。
Hibiya慌張的出了門,買了食材又趕緊回家。
在廚房忙了一會,才終於大功告成。
Hibiya在上面用擠花袋擠上「Momo生日快樂」幾個大字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可是Momo還是沒有回來。
「為什麼會那麼晚啊她……」Hibiya丟開玩膩的手機,打開了目隱團有些老舊的收音機。
稍微調了會,總算能把廣播的內容聽得清楚。
「……插播一則壞消息,偶像如月桃疑似吃了粉絲送的本命巧克力而食物中毒送醫…到院已無生命跡象…」
Hibiya關上了收音機。
「……一定是假的對吧?那個大嬸怎麼可能食物中毒啊……」
「應該是我太累了……可是還是要等她回來吧。」
Hibiya就這樣守著蛋糕,一直到天亮。
直到他打開電視,再一次聽到了這個消息。
他把燒得快完的蠟燭吹熄,切了一塊沒有沾到熔化又凝固的蠟的蛋糕。
切下一小口,吞了下去。
「……好難吃…」
「妳為什麼不負起責任回來把它吃掉啊…是碳酸紅豆口味的啊…」
「而且……妳打我的那巴掌我還沒跟你算帳…快給我回來啊…」
眼淚模糊了用心寫的蛋糕上的字。

24、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SetoKano】
「修哉!你想做什麼?!」氣喘吁吁的打開了他房間的門。
「啊…是Seto嗎。」
「真是丟臉呢、每次每次都被你找到的我。」他輕笑了聲。
而他手裡拿著的藥罐是開著的。
「不過這一次,你似乎不夠快呢。」
「所以說,我先走啦~記得照顧目隱團的各位哦。」Kano吐舌。
舌上有著多到足以致命的藥量。
「修…!」他吞了下去,然後向後倒在地上。
——————————————
修哉死了。
醫生說他吞的藥量多到致命的地步。
…搞什麼。
不是說好一起承擔的嗎。
為什麼拋下我?
每每想追隨你而去,卻都在關鍵時刻想起你給我的任務。
「什麼『照顧好大家』啊。」
我這不是連你都無法保護嗎。
但這是你的遺願呢…不好好做可不行的吧,吶?

25、為了你活下去【KuroKono】
每一次輪迴,目冴之蛇都會附身於目隱團No.9的Konoha。
被附身時Konoha總是露出痛苦的神情,讓牠不禁興奮起來。
但黑Konoha——也就是Kuroha並不知道真相。
事實是,Konoha為了被牠附身而總是站在目隱隊伍的最前頭。
讓牠能直接附身於他。
每每被附身時的痛苦表情,也是他刻意做出。
因為他知道這樣做能讓Kuroha開心。
「只要你開心,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這是Kuroha在附身到Konoha身上時,他最後的話語。
Konoha的死因總是「因為身體被另一個靈魂入侵而死」。
在八月十四日時,Konoha也有幾次差點先死。
但Konoha總會不惜一切代價活過那一天。
儘管代價可能是「不能吃肉串」,或是「要犧牲一些團員」。
雖然對這個世界已經厭煩了、焦躁了、不屑了、絕望了,
不過每每想到他就還是會咬著牙撐過去呢。
——「為了要被你附身,我會一直活到那時候的哦。」

26、夢中呼喚你的名字【SetoKano】
「……!」
氣喘吁吁的坐起。
眼前是一臉擔心的Mari。
「Seto……」
「抱歉,Mari。我沒事。」
「可是剛剛……」
「真的沒事了,Mari也早點睡吧。」
推著女孩出房,Seto關上門。
「……就算妳不說,我也知道剛剛我、做了什麼啊……」
靠著房門滑下,Seto跌坐在地板上。
貓眼少年的笑容清晰的浮現在腦海。
「Kano……」

27、你在我面前死去【KanoAya】
「姐姐……別鬧了啊……!」
看著她一步一步靠近學校的鐵欄杆,Kano感到非常的不安。
好像…有什麼要失去了…?
「只要我得到其中一種蛇的能力,而沒有回到這邊的世界,你的計劃就會失敗的吧?」
她轉頭看向自己被蛇附身的父親。
「嗯…是的呢。」
「抱歉吶,修哉…果然姐姐還是太遜了…」她露出微笑,也同時落下眼淚。
「還是會有點害怕、的呢……」
語音未落,她就往後仰去。
「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ano大聲喘著氣。
卻發現自己身在房間裡。
「…姐姐……」一向在他人面前偽裝的他抱緊了被子。

28、治不好的失眠【SetoKano】
「……Kano桑,你又要去夜遊了嗎?」
「是哦,Mari醬也趕緊去睡吧。」Kano回頭,露出俏皮的笑容。
「太晚睡的話,會長不高哦。」
「那Kano桑…?」Mari似乎想要再問什麼,但Kano卻已關上了門。
稍微走了一段後,他才停下腳步。
沉下臉。
「要是睡得著的話,我也想啊。」
腦中又浮出他的笑容。
「什麼『早點睡才會長高』啊,你看。」
「我這不是被你害得連覺都睡不得了嗎。」
晶亮的淚珠落下,被黑夜隱沒了蹤跡。

29、你離開後的十年【ShinKano】
Kano死掉的十年後。
「怎麼可能活到那麼久啊。」他面無表情的說。
「要就陪他一起去了啊,他一個人走很孤單吧?」
更正,現在是Kano「死亡」的三天後。
——————————————————
1小時後。
如月伸太郎的屍體在家中被發現。
警方判定是自殺之後,彷彿已沒有他們事般旋即離開。
只有一個人回頭看了一眼蓋著白布的他,眼裡似乎有著複雜的情緒。
「喂!菜鳥,該走了吧?還在幹嘛!」另一人注意到這件事,惡狠狠的罵了聲。
被罵的人倒是沒什麼反應。
「抱歉抱歉,我來啦前輩!」
露出令人放心的微笑,他小跑幾步跟上那人。
眼裡紅光不退,但被燈光反射的晶瑩卻無法被隱去。

30、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SetoKano】
「Seto…別離開我…」
「嗯。不會離開Kano的哦。」
他抱緊了我,讓我曾經相信了這句話。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我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Seto被蓋上白布。
「Kano……」Kido擔心的看向我。
「什麼?」我一如往常的對她微笑。
「你…為什麼要笑啊……!」Kido哭著,用力的甩了我一巴掌。
「不知道呢。吶Kido,為什麼我要笑呢?」我回答,疼痛的臉頰卻阻止不了上揚的嘴角。
我拿出身上隨身帶的護身刀。
「Kano你……!別幹傻事啊!」Kido聽上去很驚慌,往後退了兩步。
「傻事?」我把玩著它綠色的刀柄。「不啊,幹什麼傻事?」
「那就……!」Kido震驚的看著我。
還有我插進她心臟的那把刀。
「大家一起做的話,就不叫傻事了嘛!」我開心的笑著。
「Ka……」Kido不再掙扎。
接下來,我把Momo、Ene、Konoha、Hibiya都殺了。
不同於只砍一刀的Kido,我將他們殺得徹底。
只剩下發抖著的Mari,和護在她前面的Shintaro。
「Shintaro桑……借個過好嗎?我想跟Mari說說話。」
「Kano……你根本就瘋了!」Shintaro咬牙切齒的瞪著我。
「我瘋了?有嗎?」我發出愉悅的笑聲。「我只是在玩啊。」
「你……!」我將Shintaro打到一旁。
如我的預料般,他的頭狠狠撞上牆壁,沒了動靜。
「Ma、ri、醬~」我轉向愣在那兒掉著眼淚的Mari。
「咿……!」Mari低下頭,不停的發著抖。
「Mari醬乖,妳看我把刀子丟掉囉?」我將刀子射進Shintaro的腦袋。
她顧著發抖沒看到。
「好啦Mari醬?Seto應該有說過人家說話的時候要看著他的吧?」
似乎是提到了Seto所以湊效了,Mari儘管害怕還是看向了我。
「乖孩子。」我跪坐在地上抱住她。「Mari醬不喜歡這樣吧?」
「大家都死掉了什麼的。」我溫柔的對著她說。
「嗯……」她停止了反抗。
「那麼Mari醬,有一個方法可以救大家,妳想試試嗎?」
「嗯……!」
我單膝跪下,親吻她白皙的手背。
「那麼就、」
「重置這個世界吧,女王大人。」
「『Let's DAZE——』」
————————————————
KidoMomo 1 9 10 11========4
ShinEne 2 13========2
SetoKano 3 16 17 22 24 25 26 28 30========9
KanoKido 4====1
KanoAya 5 27=======2
KuroKano 6 14 21===3
KenAya 7=====1
KuroKono 8=====1
HaruTaka 12=====1
KuroShin 15====1
ShinKano 18 20 29====3
HibiHiyo 19=====1
HibiMomo 23=====1
如果有閒人可以慢慢看上面表格沒關係ww
其實不重要只是算題數而已hhh#
4和27是直接拿了劇情做改變啊ouo
總之陽炎日快樂!
小附贈——

「誒誒?聽說今天是我們的日子嗎?」
「有這麼多人來關注我們非常感謝w」
「但是呢、在你們感到興奮的同時,另幾個世界的我們可能又死了哦?」
「而我此時此刻能站在這裡向你們說話,不就已經是可以稱為「奇跡」的事了嗎?」
「啊不、別為了這種小事感到悲傷啊。」
「總之呢,」勾起一抹微笑,貓眼少年深深一鞠躬。
「請你們今天也努力活下去吧。」

天京賀٩(๑~▽~๑)۶不期而遇的、幸福

很久沒碰天京了於是——
不碰天京碰京天啦d=(´▽`)=b
以前的文筆所以爛了點w
已經有再稍微改過啦030
————————————————
「天馬?幫我出去買點東西好嗎?」秋姊的聲音從樓下傳來。

「好——」反正今天也沒有什麼要緊事,出門一下也無妨。

「我看看…要買…豬肉、青椒、冬瓜…還有…」我看著秋姊給我的單子喃喃。

「啊!」卻因太專注忘了看路,迎頭撞上人。

「對不起!」「走路不看路……」

「誒?」我抬起頭,正好跟他對上眼。

「真是的…水都灑到衣服上了…」他微微皺著眉,手上還拿著一瓶水。

「啊啊…劍城、對不起…」低下頭,不敢看著他。

總覺得……有些失望呢。自己怎麼會做這種蠢事。

「再自責也沒有用。」他嘆了口氣後說道,彷彿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

「那不然…去我家把衣服吹乾吧!」我說,希望他消點氣。

「喔。」

×××××

「秋姊~我回來了!」

「天馬?怎麼那麼快?都買齊了嗎?」

「啊…還沒…」我猛然想起出門的原因。

「劍城你先上去吧!吹風機在我房間的桌上!」他的臉似乎閃過一絲猶豫。

應該是我看錯了吧?

「秋姊!再等我一下哦!我馬上去!」

我隨即打開門,衝了出去。

×視角京介×

「天馬!真是的……」天馬口中的秋姊說完轉向我。

「你是劍城京介吧?天馬常提起你呢!先去樓上他的房間等他吧?」

「嗯…謝謝。」

她笑笑,然後回去繼續忙。

我輕輕走上樓,握住了天馬房間的門把。

就在這時,心跳卻漸漸變快。

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流遍全身。那似乎是興奮…?還是說是…害怕?

「我是怎麼了?連進去個房間都要想那麼多……」我甩開這種感覺,直直推開門。

天馬的房間不大,只有一個書桌、一張床、一個放有雷門標誌足球的小桌等主要家具。

我拿了吹風機坐到地上,但現在衣服也早就乾得差不多了。

我再次打量這個房間。

「原來那裡放了一個小桌啊…桌上的本子是日記嗎?」

「不行…他的東西不要亂動比較好吧…」

為了轉移注意力,我走到床邊想順便幫他折一下凌亂的被子。

才折到一半,我的注意力卻又分散。

「他…曾經睡在那上面對吧?」

我這麼想著,心跳又開始加速。

「呿…我今天真的是…」

就躺一下下,真的就一下下。

我躺了上去,感覺軟軟的,很舒服。

我把臉埋進他的枕頭裡,他的味道充斥在我的鼻腔中。

不想離開啊…嗯…

×視角天馬×

「劍城――!抱歉久等…咦?」

以為映入眼簾的一定是他不耐煩的表情,但打開門後卻意外發現,他已經睡著了。

「嗯…」

走上前仔細看他的睡臉,這種機會可不多呢,要好好把握。順便拍一張起來吧,等等再叫醒他就好。

他的睡臉真是…好漂亮啊…

細緻的五官,微微蹙起的眉,搭上白皙的皮膚與紅潤的雙頰……我看著不由得呆了。

他抱著我的枕頭睡呢…好像很安心似的。我突然湧上一股想保護他的感覺。

現在偷偷表白的話,這種感覺是不是就會隱去了呢…

等我意識到時,我早已伸手撫上他的臉頰。

「誒啊啊啊啊啊!慘了!」我在心裡狂叫,但他並沒有醒過來。

反而鬆開了眉頭,嘴角也綻放一抹微笑,

更加抱緊了懷中的枕頭。

彷彿正做著好夢般幸福的樣子,

令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突然很想、很想緊緊抱住他,並把時間永遠停在這一刻。

「怎麼可能啊、這種願望。」我斂下眼嘲笑著自己。

但我還是爬上了床,睡在他旁邊。

如果能一直這樣,在他旁邊入睡就好了……

×視角京介×

我做了一個,很真實的夢。

夢見天馬對我告白了。在聽到他說出「喜歡你」之後,我好開心,衝上前抱緊了他。

但我卻來不及說出「我也是」,整個夢境就逐漸崩解消失。

「唔…原來是做夢啊…」失望感一湧而上,化作淚水在我眼眶打轉。

「失望什麼啊…本來就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的…」我拭去即將落下的淚滴,抬起頭來。

我卻看到了令我驚訝至極的一幕。

×視角天馬×

劍城說,他討厭我,叫我滾開,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的眼淚停不下來,不肯放棄的呼喚他的名字,即使他早就走遠。

只剩下我一個人癱坐在地上。

不停的哭泣,喚著他的名字――我一直都沒有機會叫的,他姓氏以外的名。

我不懂,也不願去想,這真的是現實嗎?

我害怕去想,如果我得到的答案是肯定,我到底…該怎麼辦?

×視角京介×

天馬睡在我旁邊。他雙手抱胸,整個人縮得不能再緊。而且…他在哭。

「京介…」他哭著,一直重複著。

我感到一陣錐心的痛,我做了什麼事讓他哭成這副模樣?

他突然嚇醒,茫然看著我,眼淚又開始撲簌簌落下。

「京介…?」

「天馬…我就在這裡,所以,不要哭了…」我心疼的抱緊他,而他也任由我抱著。

「真的…是…京介?可是…你…你不是…」他又開始哽咽。

「怎麼了?我做了什麼事?」我心急的問。

「我…剛剛夢到…你…嗚…說你、討厭我…然後……」他斷斷續續的說,眼淚掉得更兇了。

我聽完,放開了他。

「松風天馬!聽好了!」我蹙起眉,看著他說。

「嗯…」他嚇得抖了一下,接著害怕的看著我。

「我劍城京介,喜歡松風天馬!」我一口氣說完,看著他的表情從害怕轉為驚訝,再轉為臉紅。

「…真的嗎?」過了三秒,他小聲的問。

「真的。」

「真的是真的嗎?」

「真的是真的。」

「……哈哈....反正...這一定...又只是我的幻想吧....」

我第一次、在他的臉上看到如此苦澀的笑容。

「呿…」平常的你…可不會這麼消極的啊!

「天馬。」「…嗯?」

在他抬起頭的那一瞬間,我對準他的唇吻了下去。

「嗚…?!」他先是一驚,接著試圖反抗。

我捧起他那小巧的臉龐,並漸漸加深這個吻。

「唔…」一開始他極力反抗,

 但現在卻漸漸放鬆身體,任由我吻著。

「嗚…!嗚哈…哈…」

我感覺到了他的氧氣就要用盡,只好離開他那柔軟的唇瓣。

我從他嘴裡拉出一條銀絲。

他通紅的臉及微弱的喘氣聲,又再次勾起了我的慾火。

「是你害我無法克制自己的,你可要負責呀?」

×無視角×

秋姐煮好了飯,走上樓打算叫兩人下來吃飯。

「啊啦,你們感情真好。」看著躺在床上睡著的兩人,她輕笑,接著打開了窗。

窗外的風與陽光一同進入了房間,那小桌上的本子被風吹翻開。

停在了第十八頁,陽光下的字跡閃閃發亮――

「我果然,最喜歡京介了!」

——————————————————

這篇2187字
2+1+8+7=18!京天數( • ̀ω•́  )!
怎麼能夠如此巧合呢hhhhhhhh#
順便求關注#

七夕2200字賀文ヾ(≧▽≦*)o

我又回來了hhhhhhhh#
才隔個幾小時w
嘛嘛別計較
最近節日比較多嘛(?
七夕連KAITO大哥的《去死!情人節!》都出來應景了www
於是這裡來發個七夕賀文啦w
看著別人閃我莫名免疫啊hhhhhhhhhh#(誒
啊對了說是七夕賀文實則是別的節日呢w
——————————————————————
「Seto!」房門隨著熟悉的聲音響起緩緩敞開。

「嗯?怎…」Seto整理頭髮到一半,轉過身問道,卻被硬生生打斷。

「我最討厭你了!」

「……誒?」Seto瞬間定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討厭你對誰都那麼溫柔。討厭你是個蘿莉控,討厭你每次都拆穿我的惡作劇,討厭你的聲音、討厭你每次做、的時候都那麼大力、還有…都…都不讓我在、在上面!」原本認真的表情隨著話語出現了不明緋紅,說話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誒等等等等Kano?!」Seto還是搞不清楚狀況。

「反、反正就是這樣啦!!」Kano說著就衝了出去。

望著那背影快速消失在房間門口,Seto還是一愣一愣的。

×××××

下午一點整。

「所以說…現在情況是怎樣?」

看著從早上開始就哭喪著臉的Seto,和似乎一直躲著Seto但又一直偷瞄他,現在假裝認真看著雜誌的Kano,Shintaro扶額。

早上Ene對Momo私語了幾句,她們就一起『開心』的拖了Kido出去,Mari也跟著她們去了。

而Konoha、Hibiya則是跑不見了。

現在基地裡只剩下Shintaro、Kano及Seto。

「我也不知道啊…貌似是被討厭了…」Seto坐在椅子上,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讓Shintaro很想拍拍他的頭。

而他也真的這麼做了。

「……誒、那個、Shintaro君?」Shintaro似乎走了神。

「呃啊啊啊別在意!我、我突然想起我得去買殿下的飼料那我先走了哈哈哈…」

一回神過來發現自己在摸Seto的頭,還有不明寒氣陣陣襲來,Shintaro臉一紅隨便找了個理由離開現場。

「……。」寬廣的客廳只剩下Seto和Kano兩個人。

這時Kano翻雜誌的聲音格外明顯。

「……Kano。」Seto試探性的問道。

「……幹嘛。」聽得出來說話者本人現在非常不爽,連說話都帶著濃濃的火藥味。

「我做了什麼,讓你這麼生氣?」Seto嘆口氣,走到Kano身邊將他壓倒。

後者只是冷眼看著他,並沒有什麼表示。

「你不說的話,我要自己看了哦?」Kano微微愣了下,爾後掙脫開了被壓住的手腕。

「差勁極了。」丟下了這一句話,Kano離開了基地。

「……。」現在可好,人都跑光了。

「…唉…」

「想不透啊…」沮喪的搔了搔頭,Seto好希望有個人出面跟他說清楚目前的情況。

當然,他知道只有一個人清楚。

而那個人正在跟他賭氣。

×××××

晚上6點半。

「我們回來了~」抱著被嚇到昏過去的Kido一起。

「啊咧?沒人?」Ene用遙控開了燈。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不開還好,這一開可嚇到了所有人。

「呼…原來是Seto桑啊…」Seto的背影似乎有一種莫名的淒涼感。

「啊…你們回來啦…」轉過頭,卻意外給了少女們第二次的驚嚇。

「呃啊啊啊啊!Seto桑你的畫風怎麼變了啊!」

「哈哈…」

「啊、難道是因為愚人節嗎?Seto桑裝得真像~」

「…咦?愚人節?…今天是4月1日?」

「誒?Seto桑你不知道嗎?Kano桑昨天還說一定要好好整整你呢。」

「所以說……」突然有不明黑氣襲來,讓眾人都打了個冷顫。

「我懂了…謝謝了,Ene醬。」擺上一貫的燦爛笑容,可是怎麼看卻都沒有以往的溫度。

「誒、呃…不會…」

「我稍微,出門一下哦。」

「不過晚餐就別幫我準備了。」Seto再次回頭,依舊笑得燦爛。「Kano的也不用。」

門砰的一聲關上。

少女們面面相覷,不約而同的想著同一件事情。

「啊啊、Kano桑請保重了…」

Mari看起來倒是非常開心。

×××××

「Kano~」Seto嘴角上揚,看著公園裡瞬間僵硬的背影。

僅僅只有一瞬間。

「呀~是Seto桑呢w」游刃有餘的轉過身來,Kano臉上噙著笑。

「等你很久了。」

「嗯。不過Kano啊,」Seto嘆口氣。「就算是愚人節,開這玩笑也太大了吧?」

「什麼話。」眼前的人笑出聲。「就是因為是愚人節啊,不好好玩玩怎麼行?」

「而且是沒能記住這大好日子的Seto的錯呢w」

「不管是誰,聽到喜歡的人對自己說討厭的話,哪會再有心情去探討那天是什麼日子?」

Seto走上前緊抱住Kano那瘦弱的身軀。「拜託別再開這種玩笑了。」

「為什…」「我會傷心。」輕佻的話語被強硬的打斷,出現在Kano眼前的是眼神中帶著濃濃悲傷的Seto。

Kano無法移開視線。

隨後他就被吻了。

一個輕盈卻同時也很沉重的吻。

「Kano,」

「答應我,別再對我開這種玩笑了。」Seto又再次伸手抱住Kano。

Kano感覺得到Seto不安的打著顫。

本來只是想開個小玩笑而已的,沒想到又帶給他麻煩了啊。

「不是麻煩哦。」Kano感覺那人在腰邊的手又收緊了些。「只是因為Kano是我的全部。」

「什、什麼啊…」感覺到臉頰的升溫、心情的雀躍,還有小鹿亂撞的心跳聲。「這種話…」

「喜歡,好喜歡Kano。」

「!!突然說什麼…」

「Kano呢?」

「…嗯。我也是啦。」紅著臉小聲的說出,Kano感覺自己臉上的溫度都能煎蛋了。

「謝謝!」Seto將Kano撲倒在地上,讓Kano真有種「大型犬撲到自己身上」的錯覺。

「對了對了,」剛剛沉重的氣氛完全被Seto拋在腦後。「Kano,愚人節快樂~」

「呃、嗯、愚人節快樂…不過我說Seto啊,」Kano流下幾滴冷汗。

「可以先,換個姿勢嗎……」

現在他們的姿勢極為曖昧,更何況Seto還在不知不覺間把一腳卡在Kano的雙膝之間不讓他併攏。

「嗯?為什麼?」

——你還用得著問我嗎!你是有沒有看到路過的人全都往這裡看來啊!而且Mari好像也混在那裡面!?

「嗯,是的呢,稍微有些棘手啊。」

「!你又用能力!…等等放我下來啊喂!」

Seto無視於幾乎快羞愧而死的Kano,逕自抱起他走入了一旁的樹林。

Seto越走越深,讓Kano都差點以為這樹林沒盡頭了。

突然,一大片月光灑落在他們身上。

不遠的前方有一片不算小的湖泊,清澈的水面反射著月光,不時被晚風吹起陣陣漣漪。

旁邊甚至有許多花叢,裡面開得燦爛的許多花都是Kano從沒看過的。

翩翩飛舞的蝴蝶,其翅膀上的鱗粉散發著奪目的光澤。

這樣的景象簡直……

夢幻過了頭。

「這裡就可以了吧。」Seto突然出了聲。「啊抱歉,嚇到你了。」

「這裡、是…」Kano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呆了好半天才吐出幾個字。

「我找到的哦,很漂亮吧?」Seto朝著懷中的人兒露出笑容。

月光打在Seto的臉上,一瞬間Kano還覺得是不是闖進了某個童話故事。

這時的Seto感覺就像王子一樣。

「『專屬於你』的王子哦,修哉。」聽著Kano都羞紅了耳根,一時之間也忘了自己有能力這事。

他無意識的微微啟了唇。

Seto毫不遲疑的吻上。

他已經忍很久了。

深情的吻著對自己來說太過嬌小的人兒,滿意的看著因為自己而漸漸變得通紅的白皙雙頰。

輕輕將那人放到地上,把身子欺上前去。

「那麼修哉,我的『惡作劇』要開始囉。」

——————————————————————
有認真看的應該知道是什麼節日的賀文吧www
沒錯!就是愚人節賀文hhhhhh#
因為我衝著自家老爹說「對我來說七夕跟愚人節一樣啦」
於是造就了現在我發的是愚人節賀文(。
哎呀反正都是甜的嘛///
祝天下有cp終填結婚表格d=(´▽`)=b(?
順便求關注嚶嚶TAT

陽炎眩亂V 終章 失而復得而復失

舒禰ですノ(・ω・)ノ
看著標題想了很久「這樣的文法是不是有哪裡不對」XD
好繞口的感覺(?
總而言之終章啦ouo
拖了幾天才放完真的很抱歉#
前情提要(´∀`)♡
Hiyori開啟紅瞳、她的能力是……!
——————————————————
「?!」眾人無一不驚訝。

「修哉……!」Seto無意識的叫出。

「怎麼會?!為什麼?!」Kido驚慌的問道。

「Kano的目欺…!」

「總之,沒時間了。聽我說。」Hiyori制止他們再繼續追問。

「這是…他要傳達給你們的、最後的話。」

聽到「最後」二字,Seto感到前所未有,強烈的不安感。

好像要失去了什麼。

「『一直以來,謝謝你們了。』」

Hiyori突然感覺有另一個人在自己體內,說著他一直一直、想傳達的話語。

「『對不起不能再繼續待在目隱團,希望你們…』」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有些顫抖。

「『能好好活下去。』」硬是將顫抖壓了下去,他有些艱難的說完這段話。

「『還有幸助……』」他轉向似乎壓抑著什麼情緒的Seto。

Hiyori,不,「Kano」朝他露出了一個苦澀的微笑。

「『對不起,但我…喜歡你很久了。』」

突然就被Seto用力的攬進懷裡。

「我喜歡你,我也喜歡你啊…!所以……拜託你、不要走好不好…」

Seto的聲音帶著強烈的不安,連抱著「Kano」的手都打著顫。

「Kano」感覺到溫熱的幾滴淚落在自己的身上。

「『幸助……要得到幸福哦。』」扯出笑容,「Kano」踮起腳尖在Seto耳邊輕聲。

「『那麼…永別了。』」Seto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也被沾濕了。

「Kano」又變回了Hiyori。

Seto跪在地上抱著她。

原本應該抱著的人呢?去哪裡了?

沒有人知道。

「對不起……」Hiyori心中有股說不上來的感覺,一直在刺激她落下眼淚。

「別道歉…這不是妳的錯…」Seto開口,聲音明顯很空洞。

兩人又沉默了許久。

最終,Seto放開了Hiyori。

「妳也累了吧,先回去休息吧。」瀏海遮住了Seto的眼睛,讓Hiyori無法直視他。

「我也先…回房間了。」Seto腳步沉重的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間。

「Hiyori……」Hibiya看向臉上滿是淚痕的Hiyori,心中刺痛的感覺令他不自覺皺起眉頭。

「走吧。」

「……」Hiyori愣愣的被Hibiya推回房間。

「Hiyori…再休息一下吧。」Hibiya關上門擔心的看向Hiyori,但她只是搖搖頭。

「Kano先生…因為我、放棄了他的未來和幸福…」緩緩開口,眼淚也隨之落下。

「Hiyori……」

「如果那時候…嗚、我留在那裡的話…「別鬧了。」

他微微慍怒的嗓音讓她愣住。

「他放棄他的未來、他的幸福,就是為了救妳出來。

他讓妳有了未來,不是嗎?妳現在要放棄掉嗎?

既然已經…無法挽回了,那就只能看開了。」

Hiyori垂下眼簾。

「而且,」她突然感覺到他的靠近,頭一抬。

眼前是非常認真的Hibiya。

她從未看過的他。

「妳還有我。」認真卻帶有淡淡的哀傷感。

在這瞬間,Hiyori感覺到了Hibiya的成熟及他給人的安全感,

卻也莫名的一陣揪心。

「…再休息一下吧。」Hibiya移開視線,坐回他的位置。

Hiyori不知不覺的就蓋上了被子,闔上雙眼。

一陣沉默之後,睡意蓋過了她所有的思考。

在沉入夢鄉之前,她卻聽見Hibiya小聲說著什麼。

但她終究沒聽清楚。

×××××

Seto回到房間,望著牆壁失了神。

空氣中似乎傳來Kano的嬉笑聲。

但當Seto想轉頭尋找他時,卻又再度發現他不在這。

…到底是何時覺得Kano不會離開自己的?

甘於現狀不敢踏出一步,僥幸的認為「可以一直保持這樣就好」,

深怕說出口後就連朋友都做不成。

但最後呢?

瀨戶幸助,到了最後都沒有親口告訴他自己真正的感情,

甚至連聲再見都還來不及說,就失去了他。

彷彿回到了小時候愛哭的自己,哭泣著任性的抓著他的手求他不要走。

自從帶回Mari以後,自己漸漸的成長了,反倒成了別人的依靠。

抓著人的孩子成了被抓著的少年,Seto全心全意都在「照顧好Mari」這件事上。

抓著的手也甩開了,轉而握住了別人的手。

轉過身之後就再也,沒有認真的看過他了。

他藏在謊言下的悲傷、痛苦、寂寞、空虛、絕望,曾經只有他一人知道。

明明是這樣的。

明知道只有自己才能拆穿他的謊言,卻依舊置他於不顧。

甚至自己也對著他發了脾氣,將他推得離自己越來越遠。

等到察覺到時已經太遲了。

已經…永遠都見不到Kano了…

「這麼容易放棄真的可以嗎?」

這麼想著,Seto卻突然憶起Kano小時候對他說過的話。

那時他們在玩牌,自己眼看要輸了就又想哭了。

Kano卻突然道出這句話,引起自己的注意。

「就這樣放棄的話,不覺得太可惜了嗎?」

Kano露出了笑容。

抱有期待的真摯笑容。

風吹開了簾子,陽光也照進了Seto的房間。

他看向窗外,覺得自己似乎又被Kano拯救了一次。

「不會放棄的。」他輕輕的說,陽光似乎變得更加耀眼。

「我一定會找到你。不論你在哪裡。」

————————————————————————————

哇啊沒啦ヘ( ̄▽ ̄*)ノ(意味不明
最後本來想描寫的細膩點的
但節奏還是稍快了些……
想表達Seto又再次充滿希望的感覺啦w
但似乎不太成功呢(/ω\)
總之大家再見啦(*'▽'*)♪
我一定會回來的hhhhhhhhhh#(帶走

陽炎眩亂IV 危機?契機?

舒禰又來啦ヾ(≧▽≦*)o
想幫每章取個名才發現自己不會取名www
有沒有這麼廢(╯°□°)╯︵ ┻━┻
總之這是第四篇啦~
下一次就是最後了ouo
在到最後之前請給個關注#
再順便前情提要一次w
目隱團在遊樂園解散去玩啦owo
只是分開玩而已請別誤會w
————————————————

直到夕陽西下的時分,大家才又重新聚在一起。

一邊聊著剛剛發生的趣事,一邊往基地的方向移動。

事情發生的非常突然。

一輛黑色的車快速經過,一個人出現在馬路的對面。

全身穿著古怪的服裝,就跟Konoha一樣。

「……你是誰?」Konoha似乎也很驚訝。

一瞬間,那人從對面車道移動到了他們的眼前。

每個人都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後退。

而Mari則是直接躲到Seto背後,不安的打顫著。

「Mari。」Seto充滿警戒心的看著那人,

但還是空出一隻手放在Mari頭上安慰她。「別怕。」

「全員到齊,除了一人之外嗎。」那人開口,

讓Seto有種不好的預感——就像一條黑蛇那樣的令人捉摸不定。

「倒是多了另一人?」似乎他也稍稍有些疑惑,看向了在Hibiya身旁的Hiyori。

「哈啊?是這樣嗎,我懂了。」他的嘴角上揚,接著開始近乎瘋狂的大笑。

「你們人類啊,為了救一個陌生人竟然可以犧牲自己嗎?

真是太可笑了啊,簡直愚蠢至極!」

「什麼意思?」Seto心中的不安漸漸擴散。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哦,瀨戶幸助先生。」那人又勾起了嘴角。

「不過呢,如果不是全員到齊的話,這次就放你們一馬吧。」

「在之後的世界裡,可要好好的活著啊?」

「——直到我再次找到你們之前,再見了。」

他最後一番話似乎是對著Konoha說的。

然後他就消失了。

就像一場夢一樣。

有好一陣子,大家只是愣在那裡而已。

直到Momo打破了沉默。

「…什麼啊?那個人…」

「說起來,Seto桑認識他嗎?」

「不…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啊…」

Seto一臉困惑,倒是Mari還是很害怕。

當Seto轉身要再次安慰Mari時,卻意外被打斷。

「Seto桑…」Hiyori出聲。

「嗯?怎麼了?」

頭好痛。

Seto姓氏以外的名是幸助。

幸助、幸助、幸助。

腦袋裡好像有什麼要衝出來了。

是什麼?到底是什麼?!

Hiyori眼前一黑,最後聽到的就只有Hibiya驚慌的聲音。

就像在陽炎世界時一樣。

×××××

「好久不見,Hiyori醬。」苦澀的微笑再次重現在Hiyori眼前。

「你是……!」Hiyori面前躺著的,正是那人。

笑容依舊,傷也依舊。

「你的傷……!」血自傷口慢慢滲出,不過那人似乎並不在意。

「沒關係的。」他又再次勾起笑容。

「見到大家了嗎?」

「……嗯。」Hiyori腦中浮現每個人的笑容。

「他們人都很好吧?」

「是的。」

「要好好玩哦。」

「……嗯。」

「那麼最後呢,再問Hiyori醬一個問題就好。」

「在這裡的全部、全部都想起來了嗎?」

Hiyori閉上了眼睛。

腦內的畫面再清楚不過。

「是的。」

「那麼這次,要好好傳達哦?」

「拜託你了。」

Hiyori再次睜開眼睛。

被血沾染的馬路不在了,映入眼簾的只是吊著電風扇的天花板。

還有Hibiya。

「Hiyori!你沒事吧?」Hibiya猛地站起身來,還差點把椅子翻倒。

不過這不是重點。

必須要盡快傳達才行。

「Seto桑在哪裡?」

「誒?在、客廳…喂Hiyori!」

搖搖晃晃的爬下床。

這次,一定不能再忘記了。

「Seto桑!」Hiyori氣喘吁吁的出現在客廳時,

原本打鬧的聲音消失無蹤,所有人都看向她。

「啊,Hiyori醬醒了嗎?怎麼不在床上休息?」倒是Seto先說話了。

「接下來,請你認真聽著。很重要。」

Hiyori回想「他」的樣貌。

雙眸轉為鮮紅。

於是「他」再次立於眾人之前。
————————————————————
吶應該有看前面的都知道吧?
我還是別破梗了XD
不過……應該大家都知道陽炎眩亂裡的黑貓是Kano變的吧ouo?
第一篇就是以黑貓樣子的Kano為視角想出來的w

陽炎眩亂III 去玩吧!

這裡舒禰(•ω•)
有人看好開心啊ヽ(´∀`)ノ
除了看以外也求給個關注#
這篇有點OOC(?
Hiyori醬崩了妳非常抱歉www(看不出來
順便前情提要ノ(・ω・)ノ
目隱團要去遊樂園啦ヾ(〃^∇^)ノ
本以為沒事了的Hibiya桑,結果……?
————————————————————

「什麼啊?你們已經是目隱團的一員囉!」Momo奇怪的看著他們。

「誒誒誒誒誒誒?!」

「所~以~說~大家一起去玩吧!」Ene以超過手機預設最大音量的聲音叫著。

「哈啊?我才不要去那種…「主人?我要打開資料夾囉?」

「好啊!那種地方我最喜歡去了!再不去就來不及了啊你們還在拖什麼!」

這次連Hiyori都對著他投以了同情的目光。

「走吧走~吧!」Momo開心的將三人推出門。

「主人走了走了!」

「好啦…不要催…」

「Mari,不用怕哦,他們都是好人。」Seto不知何時已經將Mari帶出門。

「嗚……」Mari依舊躲在Seto身後,但頭稍微探出來了點。

「好…好可愛!!」Hiyori轉頭剛好與Mari對到眼,驚嘆。

「可以跟我做朋友嗎!」衝到Mari面前握住她的手,Hiyori興奮指數達到最高。

是…是活生生的小蘿莉啊!!Hiyori內心大喊,顯然沒意識到自己其實也算是個蘿莉。

「咿咿咿?!誒…那個…嗯!」Mari先是嚇了一大跳,不過出乎眾人意料的,她鼓起勇氣答應了。

「Mari很好啊,又多了一個朋友呢。」Seto朝她笑笑,Mari也害羞的笑了。

「啊、那個是Hibiya。」Mari突然直盯著Hibiya看,Hiyori就順便幫她介紹了一下。

「…正、正太…!」Mari的眼睛整個都亮了起來,看得Hibiya有些不自在。

她緊緊抓住Seto的衣服,看著都好像要被扯破了。

「Mari,冷靜一點……」Seto被這股力量拉得直往後。這真的是一個小蘿莉該有的力道嗎…

「好了,你們走快點。」團長回頭對著吵鬧的眾人說。

「……。」全場又安靜了下來。

「…那白痴真的不是躲起來了嗎?真是的……」Kido看來有些惱火。

「Kano…」Seto低下頭,忽然露出有些失落的表情。

「Kano?是誰?」Hiyori問道。

Seto突然抬起頭來。

「他啊,人很好。喜歡開玩笑,平常都笑著鬧Kido呢,然後就會挨一頓揍。

不過,被揍完卻又爬起來繼續開玩笑呢。

雖然有時候開得過頭了…不過都是出自於善意的。還有啊……」

「停,Seto。簡單來說,他就是一個笨蛋。」Kido嘴上這麼說,但嘴角卻是上揚的。

「啊哈哈…不自覺的就說了那麼多呢。」Seto笑笑,難為情的搔搔頭。

「反正,」Kido笑著,無奈的嘆口氣。「等我們回去之後他一定會後悔跑出去的。」

聽起來Kano這個人被他們兩個喜愛著呢。

一點也不孤單。

「啊,到了。」Kido停下腳步,Momo沒多注意就撞了上去。

「好痛!」

「如月你在幹嘛啊…」

「抱歉抱歉,剛剛在跟Ene醬聊天…」

「果然是笨蛋。」Shintaro嘆氣。

「什麼啊!老哥你這個NEET!」Momo不服氣,一開口就戳到了Shintaro的痛處。

「唔呃…」

「別吵了,趕快去買票吧。」Kido也嘆了一口氣。

「好!」Kido和Momo同時朝著兩個方向而去。

「老哥,過來一下。」「誒?!要幹嘛……」

「等等你就知道了。」Momo笑答。

「準備好了嗎?」

「什麼啊、說清楚啊……」

就在那瞬間,Momo的眼瞳轉為紅色。

瞬間所有人都轉向她。

Hiyori也睜大了眼盯著她看。

鮮紅色的。

好像有什麼要衝進腦袋似的。

…頭好痛。

「Hiyori?你沒事吧?」Hibiya擔心的望向自己。

「…嗯…借我靠一下…」「?!」將身子靠上了瞬間僵硬的男孩,Hiyori甩甩頭不再看向那鮮紅。

「真的很不舒服的話,要跟我說哦。」感覺到他的手撫摸著自己的頭,讓Hiyori心中變得溫暖。

「你這樣好噁心啊。」

「噁、噁心……」Hibiya瞬間像洩了氣的皮球。

「噗…謝謝。」笑出聲來,Hiyori小聲的說。

「票買到了哦,你們還不進去嗎?」Kido突然出現在Hiyori身後。

「嗚哇啊啊啊!大嬸你什麼時候在的?!」Hibiya嚇得大叫。

「大嬸……」Kido似乎受到不小的打擊。

「就跟你說別那樣說話了。」Momo捏了捏Hibiya的臉頰。

「而且她一直都在哦。」嘴角上揚,Momo笑著說出這句話。

「誒?!不會吧?!」

「因為她剛剛有用能力嘛,你當然看不到囉。」

「不過我能看得到哦!因為是Kido醬嘛!」Momo傻笑著看Kido的臉慢慢泛紅。

「不過剛剛那個真的是經典啊經典!」Ene壞笑著說。

「剛剛怎麼了?」Hiyori感覺頭不痛了,便加入話題。

「誒Hiyori醬沒看到嗎——那就再播一……「不要啊啊啊啊啊!!!」

Ene語音未落,Shintaro就發出慘叫。

「如果真的有人找上門怎麼辦啊!我得怎麼回應啊!」

「播放。」Ene毫不遲疑的按下播放鍵。

「聽好了!在場所有人!我是世界拳擊冠軍!」

Momo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但卻只有Shintaro在螢幕上。

「誒?!喂Mo…「打贏我就把這個頭銜送給你!謝謝大家!」

Shintaro轉身驚慌的想阻止自家妹妹,但卻為時已晚。

螢幕上清楚的拍到Momo的眼瞳又變回黑色。

「已經…沒臉見人了……」Shintaro哀怨的語氣傳來。

「什麼話!搞不好主人你可以趁機練些肌肉呢!」

「饒了我吧……」

「別鬧了…再不走遊樂園的人要多起來囉?」Kido偷笑著說。

「好的好的——主人別頹廢了快起來!」

「老哥走了啦!」Momo將票拿給了工作人員,把Shintaro推進門口。

「到了啊——!團長桑想先玩什麼?」Momo雙眼發亮的看著Kido。

「誒?!…嗯…我想玩…」

「Kido醬……」Mari突然伸手拉了Kido的衣角。「我想玩…那個…」

順著Mari指的方向看去,Kido的臉幾乎綠了。

「那個…是…!」

「嗯!過山車!」Mari興奮的看向Kido。「怎麼了?」

「不……你們去玩吧,我想玩其他的……」Kido僵硬的笑著將視線移開。

「哎呀難得來了!團長桑就一起來嘛!」

「不了…」

「Kido醬不玩嗎?」Mari睜著無辜的雙眼看著Kido,表情明顯落寞。

「…好啦…要玩就快走…」終究是敵不過Mari,Kido舉白旗投降。

「耶!去排隊吧!」Momo推著Shintaro去佔位子。

「我不要坐這個啊啊啊啊啊!!!」Shintaro的哀號顯然沒有任何人理會。

就這樣排了一個小時,在Shintaro二度試圖逃跑卻都失敗後,他們終於坐上了過山車。

Mari想坐第一排,於是Seto就讓她跟Kido一起坐。

望向身旁的空位,Seto感覺自己心底似乎也有些空虛。

還來不及細加感受,過山車就發動了。

下意識想找他聊天。

但開心的轉向旁邊時,卻又想起他根本不在這裡。

後面的Hiyori將Seto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

雖然不能說不好奇,不過她並不想追究,畢竟那是人家的隱私。

時間快轉到下來之後。

「嗚呃……」Shintaro扶著牆,一臉很不舒服的樣子。

「老哥你真的很弱欸!團長桑,你們先去玩吧!」

Momo嘆口氣,拉著Shintaro去了盥洗室。

「那麼,」Kido引回大家的注意力,「分開玩吧。解散!」

————————————————————————
偷偷放了一句KidoMomo的我hhhhhhh#
終於有一點SetoKano啦ヾ(≧▽≦*)o
雖說只有Seto這邊的視角w
Kano躺得很舒服啦我保證(?
(其實心裡OS是啊啊啊Kano別領便當啊!領了就回不來了QAQQQ

陽炎眩亂II 失憶與見面

大家好我又來了ノ(・ω・)ノ
*新手文筆
*求同好&關注QAQ
*私設出借能力梗(。・ω・。)
——————————————
身體比意識還早反應過來。

我變回人形,跳下天橋,將下墜中的女孩納入懷中。

接著。

「呃啊!」

鮮血像廉價品般大量濺出,疼痛感模糊了我的視野。

女孩愣愣看著我,湧出淚水。「為什麼…要救我?」

——啊啊、為什麼呢。

「…Hiyori…聽好…」我叫了女孩的名字,用僅存的理智拼出話。

——可能是因為她也被拋棄了吧。

腦中閃過目隱團的大家。

Kido、Mari、Momo、Ene、還有……Shintaro。

「拜託妳…跟目隱團…咳…的大家說…一直以來謝謝、了…」

「誒…目隱…?」女孩看上去很慌張,但似乎將我的話聽了進去。

「咦…?」她的身體開始消失在光點中,我知道這是將要「脫困」的徵兆。

得快點…

「還有……」

還有他。

現在可是最後的最後了。

一定得告訴他。

……就算不是當面也沒關係。

「…告訴幸助……」

我擠出了一個笑容,伸手點了她的眉心。

——這是出借能力的辦法。

我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就算是蕾和幸助也沒有。

不過希望……最後的話可以讓他們看著「我」當面說呢。

「          ,                   。」

女孩相當震驚,想說出什麼話來,卻早一步被光點吞噬。

「拜託了…吶。」

我喃喃著,目送光點閃爍著漸漸遠去,眼角似乎有什麼按捺不住滑落下來。

我放鬆身體,疼痛感又再次襲來。

不管怎樣痛也好,這次是真的自己一個人了。

好孤單。也稍微有些害怕。

一直戴著面具的小丑先生,其最終的下場又是什麼呢?

疼痛著,也稍稍麻痹了。取而代之的是突然襲來的疲倦感。

我閉上了眼睛,昏昏沉沉的想著。

就這樣吧。

……晚安。

×××××

與此同時。

白影,不,已經成了「實體」的他帶著Hibiya出現在目隱團門外。

而這時Hibiya已經清醒過來。

「放開我!我要去救Hiyori!放開啊!」驚慌的落下眼淚,Hibiya滿腦子都是Hiyori的事。

「……我在這裡。」熟悉的聲音令Hibiya愣了愣,下意識的抬起頭。

「……Hiyori!妳沒事吧?有沒有受傷?」混雜著高興及不可置信,他有些擔心的問著。

「……沒有。」Hibiya擔心自己到這種程度,要說不感動也是騙人的。

Hiyori回了個微笑給他,他似乎才放下心來。

然後她的目光定到了大個子的身上。

「…妳怎麼…會在這裡…?」他錯愕的問道。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只記得一隻貓、一大堆血及…一個人的悲傷笑容。

但那人又是誰?

還來不及細想,門嘎吱一聲打了開來。

穿著紫色連身衣的綠髮女子愣在那裡。

「你們…是誰?」她重新站好,語氣裡有濃濃的警戒。「為什麼找得到這裡?」

她犀利的目光讓男生們都打了個冷顫,只有Hiyori面不改色。

「我們是從…一個無限輪迴的世界來的。」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Hiyori的身上。

「Hiyori…」Hibiya似乎不信任那綠髮女子,一直往Hiyori那發出暗號。

Hiyori故意忽視他,只是盯著那女子。

「……進來吧。」她想了想,重新打開門並發出了邀請。

「我還沒看過像妳這麼勇敢的小孩。」回頭看著Hiyori,她的聲音帶有笑意。

很勇敢嗎?

好像還有另一個更加勇敢的人。

Hiyori尾隨她進了門,至於那男生遲疑了下還是進去了。

一進門就是一陣吵鬧聲。

「不管啦!我就是要這樣!老哥你不懂它,它絕對會很好喝!」

「就跟妳說不可能啦……」映入眼簾的是穿著顯眼紅色外套的男生,還有……

「Momo醬!」Hiyori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朝思暮想的偶像,此刻竟然就站在她眼前!

「咿!!」一個白髮女孩抖了一下,爾後快速躲進房間裡。

「Mari?!」坐在沙發上穿著綠色工裝的人出聲,似乎是在叫那個女孩。

不過現在那些都進不了Hiyori的眼底。

「誒……?小孩子?」Momo明顯愣了下。

「我是妳的粉絲!請幫我簽名!」Hiyori頓時也忘了進來的目的,興奮的衝上前望著Momo。

「大嬸?!唔啊痛!」Hibiya同樣驚訝,但才剛說出口馬上就吃了一拳。

「……Hibiya?你剛剛…叫Momo醬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啊哈哈…」本來要自己出拳的Momo卻被搶先,只好乾笑幾聲。

「對了團長桑,他們是…?」

「從『陽炎』出來的人。」

大家都倒抽了一口氣。

「總之,」被稱為團長的女人說。「坐下來先做自我介紹吧。」

「嗯…」Hiyori也冷靜下來。「我叫做Hiyori,他是Hibiya。那個男生的話……」

「我的名字是…Konoha…」Konoha無表情的吐出一句話。

「我叫Kido,是目隱團的團長。」

「目隱…團?」腦中又閃過了那個笑容,Hiyori感覺有一件事情跟這個詞有關。

很重要,可是想不起來。

「怎麼了?」Kido注意到她的表情,稍稍問道。

「不…沒事。」

「那說一下你們的情況吧。」

「嗯。…直到不久前,我們都還在那裡。」

「那好,Hiyori,妳還記得最後有看到什麼嗎?」

「……」Hiyori露出困惑的表情。「一個笑容。」

「一個笑容?」Kido似乎也摸不著頭緒。「沒有蛇之類的嗎?」

「我有!」瞬間吸引全場目光,令Hibiya嚇了一跳。「呃,就是好像被吞了……」

「這是正常的。」Kido點點頭。「也就是說你有能力。」

「能力?什麼能力?超能力嗎?」

「……」Kido沒有說話,似乎在等著誰。

「啊對了,那個笨蛋不在。」她又突然打破沉默。「那麼我繼續說下去吧。」

「能力是在逃出陽炎世界後所能獲得的,也就是被大蛇吞掉之後。」

「每個人的能力都不一樣,像我是『目隱』、Momo是『目奪』。」

「大嬸也有進去過?!啊痛!」Hiyori制止Hibiya繼續插嘴。

「嗯……」Momo忽然顯得有些低落。

「別想了。」穿著紅外套的男生將手放到Momo頭上。

「不過也有特殊情況。」Kido說。「像是天生就有能力。」

「啊,不過她很怕生。剛剛你們進來的時候,有看到她躲回房間裡吧。」

「嗯……」

「別擔心!她很善良的哦!」Momo又恢復了開朗的樣子。

「至於,」Kido的目光回到兩人身上。「你們的情況?」

「是我帶他出來的。」Konoha突然發言。

「我…想救出他們其中一人…不想看到他們再繼續輪迴…」

「你那時也在陽炎世界裡?也沒有喪失記憶?」

「喪失記憶?」Hibiya又插嘴。

「比如說,你還記得在那裡曾經發生什麼嗎?」

「……記得。」他看起來不太想回憶。

也難怪。

「記得?!那妳呢?」Kido看起來很驚訝,轉向Hiyori問道。

「嗯。我也是。」

「你們都是嗎……基本上三人一起平安脫困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但竟然連記憶都還在……」

「對了,Hiyori醬,那妳怎麼出來的?」站在一旁的Momo突然搭話。

偶像向自己搭話,Hiyori覺得自己快幸福死了。

但是她卻無法回答Momo的問題。

「我……」Hiyori盯著自己的手,沉默許久。「…我不知道。」

「是嗎…唯獨最後的記憶喪失了?」

「看來是這樣。這得調查一下呢。」團長嘆口氣。

「對了,你們只知道我和團長桑吧?其他人也來認識一下!」

「剛剛躲進房間裡的是Mari醬、坐在沙發上的是…Seto桑!而這位呢…」

Momo介紹著,然後轉向剛剛與她拌嘴的男生。

「叫他童貞太郎就好啦!」他拿著的手機突然爆出聲音,嚇了Hiyori和Hibiya一大跳。

「Ene妳嚇到人家了啦……」嘆口氣將手機螢幕轉向兩人。「還有我叫如月Shintaro!」

「如月…難道說?!」Hiyori想到了什麼。

「嗯…很不幸的,我是這傢伙的哥哥。」他伸手將Momo的頭髮撥亂。

「什麼叫這傢伙啊!而且我也很不幸好嗎!」Momo拍掉他的手抱怨道。

「那個在手機裡的人是誰啊?視訊?」Hibiya不耐煩的問道,完全沒有半點尊重的意思。

「好痛!」

「講話就不能好聽點嗎,明明外表就還滿可愛的。」Momo打了他一下,一臉無奈的樣子。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呢,不過像Ene我這麼可愛的少女是不會計較這種小事的啦~」

「明明就是個大嬸……」Hibiya低聲抱怨。

「什麼?你再給我說一次看看。」

「大嬸。」

Ene挑眉,嘴角也跟著上揚。

「這樣說話的話,Hiyori小妹妹是不會喜歡你的哦Hi、bi、ya、桑~」

「對不起我錯了Ene少女大人。」

「這樣才是乖孩子~主人你也應該這樣啊。」

「為什…「秘密資料夾☆」

「是的呢!他做了很好的示範呢!就算年紀比較小但還是值得我們學習啊!哈哈!」

「嗯嗯!主人也是乖孩子!只要把那些片子刪掉就完全是好孩子了呢!既然這樣我來幫忙吧!」

「等等!!」

「刪——除——完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庭院裡的小鳥嚇得成群飛離枝頭。

世界依然運轉著,唯獨Shintaro的身影變成了一片白色,並且呈現著Orz的姿勢。

Hibiya對著Shintaro投以同情的視線。

Ene和Momo則沒什麼反應。

「不用管主人啦~他只是太高興而已~」Ene笑得很燦爛。

看來她是個危險人物呢。

Hibiya默默想著。

「總之!」Kido引回了大家的注意力。「先照今天的原訂計劃,去遊樂園吧。」

「路上小心。」Hibiya鬆了一口氣。

不過這口氣鬆得太早了。
————————————————————
今天8/1日了呢~
這篇放完打算8/15再多放一個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