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禰Sumi

很喜歡陽炎,也很喜歡赤ティン!!陽炎最萌SetoKano♥♥最近又多迷上了まふティン……好虐啊QAQ

七夕2200字賀文ヾ(≧▽≦*)o

我又回來了hhhhhhhh#
才隔個幾小時w
嘛嘛別計較
最近節日比較多嘛(?
七夕連KAITO大哥的《去死!情人節!》都出來應景了www
於是這裡來發個七夕賀文啦w
看著別人閃我莫名免疫啊hhhhhhhhhh#(誒
啊對了說是七夕賀文實則是別的節日呢w
——————————————————————
「Seto!」房門隨著熟悉的聲音響起緩緩敞開。

「嗯?怎…」Seto整理頭髮到一半,轉過身問道,卻被硬生生打斷。

「我最討厭你了!」

「……誒?」Seto瞬間定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討厭你對誰都那麼溫柔。討厭你是個蘿莉控,討厭你每次都拆穿我的惡作劇,討厭你的聲音、討厭你每次做、的時候都那麼大力、還有…都…都不讓我在、在上面!」原本認真的表情隨著話語出現了不明緋紅,說話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誒等等等等Kano?!」Seto還是搞不清楚狀況。

「反、反正就是這樣啦!!」Kano說著就衝了出去。

望著那背影快速消失在房間門口,Seto還是一愣一愣的。

×××××

下午一點整。

「所以說…現在情況是怎樣?」

看著從早上開始就哭喪著臉的Seto,和似乎一直躲著Seto但又一直偷瞄他,現在假裝認真看著雜誌的Kano,Shintaro扶額。

早上Ene對Momo私語了幾句,她們就一起『開心』的拖了Kido出去,Mari也跟著她們去了。

而Konoha、Hibiya則是跑不見了。

現在基地裡只剩下Shintaro、Kano及Seto。

「我也不知道啊…貌似是被討厭了…」Seto坐在椅子上,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讓Shintaro很想拍拍他的頭。

而他也真的這麼做了。

「……誒、那個、Shintaro君?」Shintaro似乎走了神。

「呃啊啊啊別在意!我、我突然想起我得去買殿下的飼料那我先走了哈哈哈…」

一回神過來發現自己在摸Seto的頭,還有不明寒氣陣陣襲來,Shintaro臉一紅隨便找了個理由離開現場。

「……。」寬廣的客廳只剩下Seto和Kano兩個人。

這時Kano翻雜誌的聲音格外明顯。

「……Kano。」Seto試探性的問道。

「……幹嘛。」聽得出來說話者本人現在非常不爽,連說話都帶著濃濃的火藥味。

「我做了什麼,讓你這麼生氣?」Seto嘆口氣,走到Kano身邊將他壓倒。

後者只是冷眼看著他,並沒有什麼表示。

「你不說的話,我要自己看了哦?」Kano微微愣了下,爾後掙脫開了被壓住的手腕。

「差勁極了。」丟下了這一句話,Kano離開了基地。

「……。」現在可好,人都跑光了。

「…唉…」

「想不透啊…」沮喪的搔了搔頭,Seto好希望有個人出面跟他說清楚目前的情況。

當然,他知道只有一個人清楚。

而那個人正在跟他賭氣。

×××××

晚上6點半。

「我們回來了~」抱著被嚇到昏過去的Kido一起。

「啊咧?沒人?」Ene用遙控開了燈。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不開還好,這一開可嚇到了所有人。

「呼…原來是Seto桑啊…」Seto的背影似乎有一種莫名的淒涼感。

「啊…你們回來啦…」轉過頭,卻意外給了少女們第二次的驚嚇。

「呃啊啊啊啊!Seto桑你的畫風怎麼變了啊!」

「哈哈…」

「啊、難道是因為愚人節嗎?Seto桑裝得真像~」

「…咦?愚人節?…今天是4月1日?」

「誒?Seto桑你不知道嗎?Kano桑昨天還說一定要好好整整你呢。」

「所以說……」突然有不明黑氣襲來,讓眾人都打了個冷顫。

「我懂了…謝謝了,Ene醬。」擺上一貫的燦爛笑容,可是怎麼看卻都沒有以往的溫度。

「誒、呃…不會…」

「我稍微,出門一下哦。」

「不過晚餐就別幫我準備了。」Seto再次回頭,依舊笑得燦爛。「Kano的也不用。」

門砰的一聲關上。

少女們面面相覷,不約而同的想著同一件事情。

「啊啊、Kano桑請保重了…」

Mari看起來倒是非常開心。

×××××

「Kano~」Seto嘴角上揚,看著公園裡瞬間僵硬的背影。

僅僅只有一瞬間。

「呀~是Seto桑呢w」游刃有餘的轉過身來,Kano臉上噙著笑。

「等你很久了。」

「嗯。不過Kano啊,」Seto嘆口氣。「就算是愚人節,開這玩笑也太大了吧?」

「什麼話。」眼前的人笑出聲。「就是因為是愚人節啊,不好好玩玩怎麼行?」

「而且是沒能記住這大好日子的Seto的錯呢w」

「不管是誰,聽到喜歡的人對自己說討厭的話,哪會再有心情去探討那天是什麼日子?」

Seto走上前緊抱住Kano那瘦弱的身軀。「拜託別再開這種玩笑了。」

「為什…」「我會傷心。」輕佻的話語被強硬的打斷,出現在Kano眼前的是眼神中帶著濃濃悲傷的Seto。

Kano無法移開視線。

隨後他就被吻了。

一個輕盈卻同時也很沉重的吻。

「Kano,」

「答應我,別再對我開這種玩笑了。」Seto又再次伸手抱住Kano。

Kano感覺得到Seto不安的打著顫。

本來只是想開個小玩笑而已的,沒想到又帶給他麻煩了啊。

「不是麻煩哦。」Kano感覺那人在腰邊的手又收緊了些。「只是因為Kano是我的全部。」

「什、什麼啊…」感覺到臉頰的升溫、心情的雀躍,還有小鹿亂撞的心跳聲。「這種話…」

「喜歡,好喜歡Kano。」

「!!突然說什麼…」

「Kano呢?」

「…嗯。我也是啦。」紅著臉小聲的說出,Kano感覺自己臉上的溫度都能煎蛋了。

「謝謝!」Seto將Kano撲倒在地上,讓Kano真有種「大型犬撲到自己身上」的錯覺。

「對了對了,」剛剛沉重的氣氛完全被Seto拋在腦後。「Kano,愚人節快樂~」

「呃、嗯、愚人節快樂…不過我說Seto啊,」Kano流下幾滴冷汗。

「可以先,換個姿勢嗎……」

現在他們的姿勢極為曖昧,更何況Seto還在不知不覺間把一腳卡在Kano的雙膝之間不讓他併攏。

「嗯?為什麼?」

——你還用得著問我嗎!你是有沒有看到路過的人全都往這裡看來啊!而且Mari好像也混在那裡面!?

「嗯,是的呢,稍微有些棘手啊。」

「!你又用能力!…等等放我下來啊喂!」

Seto無視於幾乎快羞愧而死的Kano,逕自抱起他走入了一旁的樹林。

Seto越走越深,讓Kano都差點以為這樹林沒盡頭了。

突然,一大片月光灑落在他們身上。

不遠的前方有一片不算小的湖泊,清澈的水面反射著月光,不時被晚風吹起陣陣漣漪。

旁邊甚至有許多花叢,裡面開得燦爛的許多花都是Kano從沒看過的。

翩翩飛舞的蝴蝶,其翅膀上的鱗粉散發著奪目的光澤。

這樣的景象簡直……

夢幻過了頭。

「這裡就可以了吧。」Seto突然出了聲。「啊抱歉,嚇到你了。」

「這裡、是…」Kano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呆了好半天才吐出幾個字。

「我找到的哦,很漂亮吧?」Seto朝著懷中的人兒露出笑容。

月光打在Seto的臉上,一瞬間Kano還覺得是不是闖進了某個童話故事。

這時的Seto感覺就像王子一樣。

「『專屬於你』的王子哦,修哉。」聽著Kano都羞紅了耳根,一時之間也忘了自己有能力這事。

他無意識的微微啟了唇。

Seto毫不遲疑的吻上。

他已經忍很久了。

深情的吻著對自己來說太過嬌小的人兒,滿意的看著因為自己而漸漸變得通紅的白皙雙頰。

輕輕將那人放到地上,把身子欺上前去。

「那麼修哉,我的『惡作劇』要開始囉。」

——————————————————————
有認真看的應該知道是什麼節日的賀文吧www
沒錯!就是愚人節賀文hhhhhh#
因為我衝著自家老爹說「對我來說七夕跟愚人節一樣啦」
於是造就了現在我發的是愚人節賀文(。
哎呀反正都是甜的嘛///
祝天下有cp終填結婚表格d=(´▽`)=b(?
順便求關注嚶嚶TAT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