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禰Sumi

很喜歡陽炎,也很喜歡赤ティン!!陽炎最萌SetoKano♥♥最近又多迷上了まふティン……好虐啊QAQ

陽炎眩亂IV 危機?契機?

舒禰又來啦ヾ(≧▽≦*)o
想幫每章取個名才發現自己不會取名www
有沒有這麼廢(╯°□°)╯︵ ┻━┻
總之這是第四篇啦~
下一次就是最後了ouo
在到最後之前請給個關注#
再順便前情提要一次w
目隱團在遊樂園解散去玩啦owo
只是分開玩而已請別誤會w
————————————————

直到夕陽西下的時分,大家才又重新聚在一起。

一邊聊著剛剛發生的趣事,一邊往基地的方向移動。

事情發生的非常突然。

一輛黑色的車快速經過,一個人出現在馬路的對面。

全身穿著古怪的服裝,就跟Konoha一樣。

「……你是誰?」Konoha似乎也很驚訝。

一瞬間,那人從對面車道移動到了他們的眼前。

每個人都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後退。

而Mari則是直接躲到Seto背後,不安的打顫著。

「Mari。」Seto充滿警戒心的看著那人,

但還是空出一隻手放在Mari頭上安慰她。「別怕。」

「全員到齊,除了一人之外嗎。」那人開口,

讓Seto有種不好的預感——就像一條黑蛇那樣的令人捉摸不定。

「倒是多了另一人?」似乎他也稍稍有些疑惑,看向了在Hibiya身旁的Hiyori。

「哈啊?是這樣嗎,我懂了。」他的嘴角上揚,接著開始近乎瘋狂的大笑。

「你們人類啊,為了救一個陌生人竟然可以犧牲自己嗎?

真是太可笑了啊,簡直愚蠢至極!」

「什麼意思?」Seto心中的不安漸漸擴散。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哦,瀨戶幸助先生。」那人又勾起了嘴角。

「不過呢,如果不是全員到齊的話,這次就放你們一馬吧。」

「在之後的世界裡,可要好好的活著啊?」

「——直到我再次找到你們之前,再見了。」

他最後一番話似乎是對著Konoha說的。

然後他就消失了。

就像一場夢一樣。

有好一陣子,大家只是愣在那裡而已。

直到Momo打破了沉默。

「…什麼啊?那個人…」

「說起來,Seto桑認識他嗎?」

「不…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啊…」

Seto一臉困惑,倒是Mari還是很害怕。

當Seto轉身要再次安慰Mari時,卻意外被打斷。

「Seto桑…」Hiyori出聲。

「嗯?怎麼了?」

頭好痛。

Seto姓氏以外的名是幸助。

幸助、幸助、幸助。

腦袋裡好像有什麼要衝出來了。

是什麼?到底是什麼?!

Hiyori眼前一黑,最後聽到的就只有Hibiya驚慌的聲音。

就像在陽炎世界時一樣。

×××××

「好久不見,Hiyori醬。」苦澀的微笑再次重現在Hiyori眼前。

「你是……!」Hiyori面前躺著的,正是那人。

笑容依舊,傷也依舊。

「你的傷……!」血自傷口慢慢滲出,不過那人似乎並不在意。

「沒關係的。」他又再次勾起笑容。

「見到大家了嗎?」

「……嗯。」Hiyori腦中浮現每個人的笑容。

「他們人都很好吧?」

「是的。」

「要好好玩哦。」

「……嗯。」

「那麼最後呢,再問Hiyori醬一個問題就好。」

「在這裡的全部、全部都想起來了嗎?」

Hiyori閉上了眼睛。

腦內的畫面再清楚不過。

「是的。」

「那麼這次,要好好傳達哦?」

「拜託你了。」

Hiyori再次睜開眼睛。

被血沾染的馬路不在了,映入眼簾的只是吊著電風扇的天花板。

還有Hibiya。

「Hiyori!你沒事吧?」Hibiya猛地站起身來,還差點把椅子翻倒。

不過這不是重點。

必須要盡快傳達才行。

「Seto桑在哪裡?」

「誒?在、客廳…喂Hiyori!」

搖搖晃晃的爬下床。

這次,一定不能再忘記了。

「Seto桑!」Hiyori氣喘吁吁的出現在客廳時,

原本打鬧的聲音消失無蹤,所有人都看向她。

「啊,Hiyori醬醒了嗎?怎麼不在床上休息?」倒是Seto先說話了。

「接下來,請你認真聽著。很重要。」

Hiyori回想「他」的樣貌。

雙眸轉為鮮紅。

於是「他」再次立於眾人之前。
————————————————————
吶應該有看前面的都知道吧?
我還是別破梗了XD
不過……應該大家都知道陽炎眩亂裡的黑貓是Kano變的吧ouo?
第一篇就是以黑貓樣子的Kano為視角想出來的w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