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禰Sumi

很喜歡陽炎,也很喜歡赤ティン!!陽炎最萌SetoKano♥♥最近又多迷上了まふティン……好虐啊QAQ

陽炎眩亂III 去玩吧!

這裡舒禰(•ω•)
有人看好開心啊ヽ(´∀`)ノ
除了看以外也求給個關注#
這篇有點OOC(?
Hiyori醬崩了妳非常抱歉www(看不出來
順便前情提要ノ(・ω・)ノ
目隱團要去遊樂園啦ヾ(〃^∇^)ノ
本以為沒事了的Hibiya桑,結果……?
————————————————————

「什麼啊?你們已經是目隱團的一員囉!」Momo奇怪的看著他們。

「誒誒誒誒誒誒?!」

「所~以~說~大家一起去玩吧!」Ene以超過手機預設最大音量的聲音叫著。

「哈啊?我才不要去那種…「主人?我要打開資料夾囉?」

「好啊!那種地方我最喜歡去了!再不去就來不及了啊你們還在拖什麼!」

這次連Hiyori都對著他投以了同情的目光。

「走吧走~吧!」Momo開心的將三人推出門。

「主人走了走了!」

「好啦…不要催…」

「Mari,不用怕哦,他們都是好人。」Seto不知何時已經將Mari帶出門。

「嗚……」Mari依舊躲在Seto身後,但頭稍微探出來了點。

「好…好可愛!!」Hiyori轉頭剛好與Mari對到眼,驚嘆。

「可以跟我做朋友嗎!」衝到Mari面前握住她的手,Hiyori興奮指數達到最高。

是…是活生生的小蘿莉啊!!Hiyori內心大喊,顯然沒意識到自己其實也算是個蘿莉。

「咿咿咿?!誒…那個…嗯!」Mari先是嚇了一大跳,不過出乎眾人意料的,她鼓起勇氣答應了。

「Mari很好啊,又多了一個朋友呢。」Seto朝她笑笑,Mari也害羞的笑了。

「啊、那個是Hibiya。」Mari突然直盯著Hibiya看,Hiyori就順便幫她介紹了一下。

「…正、正太…!」Mari的眼睛整個都亮了起來,看得Hibiya有些不自在。

她緊緊抓住Seto的衣服,看著都好像要被扯破了。

「Mari,冷靜一點……」Seto被這股力量拉得直往後。這真的是一個小蘿莉該有的力道嗎…

「好了,你們走快點。」團長回頭對著吵鬧的眾人說。

「……。」全場又安靜了下來。

「…那白痴真的不是躲起來了嗎?真是的……」Kido看來有些惱火。

「Kano…」Seto低下頭,忽然露出有些失落的表情。

「Kano?是誰?」Hiyori問道。

Seto突然抬起頭來。

「他啊,人很好。喜歡開玩笑,平常都笑著鬧Kido呢,然後就會挨一頓揍。

不過,被揍完卻又爬起來繼續開玩笑呢。

雖然有時候開得過頭了…不過都是出自於善意的。還有啊……」

「停,Seto。簡單來說,他就是一個笨蛋。」Kido嘴上這麼說,但嘴角卻是上揚的。

「啊哈哈…不自覺的就說了那麼多呢。」Seto笑笑,難為情的搔搔頭。

「反正,」Kido笑著,無奈的嘆口氣。「等我們回去之後他一定會後悔跑出去的。」

聽起來Kano這個人被他們兩個喜愛著呢。

一點也不孤單。

「啊,到了。」Kido停下腳步,Momo沒多注意就撞了上去。

「好痛!」

「如月你在幹嘛啊…」

「抱歉抱歉,剛剛在跟Ene醬聊天…」

「果然是笨蛋。」Shintaro嘆氣。

「什麼啊!老哥你這個NEET!」Momo不服氣,一開口就戳到了Shintaro的痛處。

「唔呃…」

「別吵了,趕快去買票吧。」Kido也嘆了一口氣。

「好!」Kido和Momo同時朝著兩個方向而去。

「老哥,過來一下。」「誒?!要幹嘛……」

「等等你就知道了。」Momo笑答。

「準備好了嗎?」

「什麼啊、說清楚啊……」

就在那瞬間,Momo的眼瞳轉為紅色。

瞬間所有人都轉向她。

Hiyori也睜大了眼盯著她看。

鮮紅色的。

好像有什麼要衝進腦袋似的。

…頭好痛。

「Hiyori?你沒事吧?」Hibiya擔心的望向自己。

「…嗯…借我靠一下…」「?!」將身子靠上了瞬間僵硬的男孩,Hiyori甩甩頭不再看向那鮮紅。

「真的很不舒服的話,要跟我說哦。」感覺到他的手撫摸著自己的頭,讓Hiyori心中變得溫暖。

「你這樣好噁心啊。」

「噁、噁心……」Hibiya瞬間像洩了氣的皮球。

「噗…謝謝。」笑出聲來,Hiyori小聲的說。

「票買到了哦,你們還不進去嗎?」Kido突然出現在Hiyori身後。

「嗚哇啊啊啊!大嬸你什麼時候在的?!」Hibiya嚇得大叫。

「大嬸……」Kido似乎受到不小的打擊。

「就跟你說別那樣說話了。」Momo捏了捏Hibiya的臉頰。

「而且她一直都在哦。」嘴角上揚,Momo笑著說出這句話。

「誒?!不會吧?!」

「因為她剛剛有用能力嘛,你當然看不到囉。」

「不過我能看得到哦!因為是Kido醬嘛!」Momo傻笑著看Kido的臉慢慢泛紅。

「不過剛剛那個真的是經典啊經典!」Ene壞笑著說。

「剛剛怎麼了?」Hiyori感覺頭不痛了,便加入話題。

「誒Hiyori醬沒看到嗎——那就再播一……「不要啊啊啊啊啊!!!」

Ene語音未落,Shintaro就發出慘叫。

「如果真的有人找上門怎麼辦啊!我得怎麼回應啊!」

「播放。」Ene毫不遲疑的按下播放鍵。

「聽好了!在場所有人!我是世界拳擊冠軍!」

Momo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但卻只有Shintaro在螢幕上。

「誒?!喂Mo…「打贏我就把這個頭銜送給你!謝謝大家!」

Shintaro轉身驚慌的想阻止自家妹妹,但卻為時已晚。

螢幕上清楚的拍到Momo的眼瞳又變回黑色。

「已經…沒臉見人了……」Shintaro哀怨的語氣傳來。

「什麼話!搞不好主人你可以趁機練些肌肉呢!」

「饒了我吧……」

「別鬧了…再不走遊樂園的人要多起來囉?」Kido偷笑著說。

「好的好的——主人別頹廢了快起來!」

「老哥走了啦!」Momo將票拿給了工作人員,把Shintaro推進門口。

「到了啊——!團長桑想先玩什麼?」Momo雙眼發亮的看著Kido。

「誒?!…嗯…我想玩…」

「Kido醬……」Mari突然伸手拉了Kido的衣角。「我想玩…那個…」

順著Mari指的方向看去,Kido的臉幾乎綠了。

「那個…是…!」

「嗯!過山車!」Mari興奮的看向Kido。「怎麼了?」

「不……你們去玩吧,我想玩其他的……」Kido僵硬的笑著將視線移開。

「哎呀難得來了!團長桑就一起來嘛!」

「不了…」

「Kido醬不玩嗎?」Mari睜著無辜的雙眼看著Kido,表情明顯落寞。

「…好啦…要玩就快走…」終究是敵不過Mari,Kido舉白旗投降。

「耶!去排隊吧!」Momo推著Shintaro去佔位子。

「我不要坐這個啊啊啊啊啊!!!」Shintaro的哀號顯然沒有任何人理會。

就這樣排了一個小時,在Shintaro二度試圖逃跑卻都失敗後,他們終於坐上了過山車。

Mari想坐第一排,於是Seto就讓她跟Kido一起坐。

望向身旁的空位,Seto感覺自己心底似乎也有些空虛。

還來不及細加感受,過山車就發動了。

下意識想找他聊天。

但開心的轉向旁邊時,卻又想起他根本不在這裡。

後面的Hiyori將Seto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

雖然不能說不好奇,不過她並不想追究,畢竟那是人家的隱私。

時間快轉到下來之後。

「嗚呃……」Shintaro扶著牆,一臉很不舒服的樣子。

「老哥你真的很弱欸!團長桑,你們先去玩吧!」

Momo嘆口氣,拉著Shintaro去了盥洗室。

「那麼,」Kido引回大家的注意力,「分開玩吧。解散!」

————————————————————————
偷偷放了一句KidoMomo的我hhhhhhh#
終於有一點SetoKano啦ヾ(≧▽≦*)o
雖說只有Seto這邊的視角w
Kano躺得很舒服啦我保證(?
(其實心裡OS是啊啊啊Kano別領便當啊!領了就回不來了QAQQQ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