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禰Sumi

很喜歡陽炎,也很喜歡赤ティン!!陽炎最萌SetoKano♥♥最近又多迷上了まふティン……好虐啊QAQ

陽炎眩亂II 失憶與見面

大家好我又來了ノ(・ω・)ノ
*新手文筆
*求同好&關注QAQ
*私設出借能力梗(。・ω・。)
——————————————
身體比意識還早反應過來。

我變回人形,跳下天橋,將下墜中的女孩納入懷中。

接著。

「呃啊!」

鮮血像廉價品般大量濺出,疼痛感模糊了我的視野。

女孩愣愣看著我,湧出淚水。「為什麼…要救我?」

——啊啊、為什麼呢。

「…Hiyori…聽好…」我叫了女孩的名字,用僅存的理智拼出話。

——可能是因為她也被拋棄了吧。

腦中閃過目隱團的大家。

Kido、Mari、Momo、Ene、還有……Shintaro。

「拜託妳…跟目隱團…咳…的大家說…一直以來謝謝、了…」

「誒…目隱…?」女孩看上去很慌張,但似乎將我的話聽了進去。

「咦…?」她的身體開始消失在光點中,我知道這是將要「脫困」的徵兆。

得快點…

「還有……」

還有他。

現在可是最後的最後了。

一定得告訴他。

……就算不是當面也沒關係。

「…告訴幸助……」

我擠出了一個笑容,伸手點了她的眉心。

——這是出借能力的辦法。

我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就算是蕾和幸助也沒有。

不過希望……最後的話可以讓他們看著「我」當面說呢。

「          ,                   。」

女孩相當震驚,想說出什麼話來,卻早一步被光點吞噬。

「拜託了…吶。」

我喃喃著,目送光點閃爍著漸漸遠去,眼角似乎有什麼按捺不住滑落下來。

我放鬆身體,疼痛感又再次襲來。

不管怎樣痛也好,這次是真的自己一個人了。

好孤單。也稍微有些害怕。

一直戴著面具的小丑先生,其最終的下場又是什麼呢?

疼痛著,也稍稍麻痹了。取而代之的是突然襲來的疲倦感。

我閉上了眼睛,昏昏沉沉的想著。

就這樣吧。

……晚安。

×××××

與此同時。

白影,不,已經成了「實體」的他帶著Hibiya出現在目隱團門外。

而這時Hibiya已經清醒過來。

「放開我!我要去救Hiyori!放開啊!」驚慌的落下眼淚,Hibiya滿腦子都是Hiyori的事。

「……我在這裡。」熟悉的聲音令Hibiya愣了愣,下意識的抬起頭。

「……Hiyori!妳沒事吧?有沒有受傷?」混雜著高興及不可置信,他有些擔心的問著。

「……沒有。」Hibiya擔心自己到這種程度,要說不感動也是騙人的。

Hiyori回了個微笑給他,他似乎才放下心來。

然後她的目光定到了大個子的身上。

「…妳怎麼…會在這裡…?」他錯愕的問道。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只記得一隻貓、一大堆血及…一個人的悲傷笑容。

但那人又是誰?

還來不及細想,門嘎吱一聲打了開來。

穿著紫色連身衣的綠髮女子愣在那裡。

「你們…是誰?」她重新站好,語氣裡有濃濃的警戒。「為什麼找得到這裡?」

她犀利的目光讓男生們都打了個冷顫,只有Hiyori面不改色。

「我們是從…一個無限輪迴的世界來的。」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Hiyori的身上。

「Hiyori…」Hibiya似乎不信任那綠髮女子,一直往Hiyori那發出暗號。

Hiyori故意忽視他,只是盯著那女子。

「……進來吧。」她想了想,重新打開門並發出了邀請。

「我還沒看過像妳這麼勇敢的小孩。」回頭看著Hiyori,她的聲音帶有笑意。

很勇敢嗎?

好像還有另一個更加勇敢的人。

Hiyori尾隨她進了門,至於那男生遲疑了下還是進去了。

一進門就是一陣吵鬧聲。

「不管啦!我就是要這樣!老哥你不懂它,它絕對會很好喝!」

「就跟妳說不可能啦……」映入眼簾的是穿著顯眼紅色外套的男生,還有……

「Momo醬!」Hiyori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朝思暮想的偶像,此刻竟然就站在她眼前!

「咿!!」一個白髮女孩抖了一下,爾後快速躲進房間裡。

「Mari?!」坐在沙發上穿著綠色工裝的人出聲,似乎是在叫那個女孩。

不過現在那些都進不了Hiyori的眼底。

「誒……?小孩子?」Momo明顯愣了下。

「我是妳的粉絲!請幫我簽名!」Hiyori頓時也忘了進來的目的,興奮的衝上前望著Momo。

「大嬸?!唔啊痛!」Hibiya同樣驚訝,但才剛說出口馬上就吃了一拳。

「……Hibiya?你剛剛…叫Momo醬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啊哈哈…」本來要自己出拳的Momo卻被搶先,只好乾笑幾聲。

「對了團長桑,他們是…?」

「從『陽炎』出來的人。」

大家都倒抽了一口氣。

「總之,」被稱為團長的女人說。「坐下來先做自我介紹吧。」

「嗯…」Hiyori也冷靜下來。「我叫做Hiyori,他是Hibiya。那個男生的話……」

「我的名字是…Konoha…」Konoha無表情的吐出一句話。

「我叫Kido,是目隱團的團長。」

「目隱…團?」腦中又閃過了那個笑容,Hiyori感覺有一件事情跟這個詞有關。

很重要,可是想不起來。

「怎麼了?」Kido注意到她的表情,稍稍問道。

「不…沒事。」

「那說一下你們的情況吧。」

「嗯。…直到不久前,我們都還在那裡。」

「那好,Hiyori,妳還記得最後有看到什麼嗎?」

「……」Hiyori露出困惑的表情。「一個笑容。」

「一個笑容?」Kido似乎也摸不著頭緒。「沒有蛇之類的嗎?」

「我有!」瞬間吸引全場目光,令Hibiya嚇了一跳。「呃,就是好像被吞了……」

「這是正常的。」Kido點點頭。「也就是說你有能力。」

「能力?什麼能力?超能力嗎?」

「……」Kido沒有說話,似乎在等著誰。

「啊對了,那個笨蛋不在。」她又突然打破沉默。「那麼我繼續說下去吧。」

「能力是在逃出陽炎世界後所能獲得的,也就是被大蛇吞掉之後。」

「每個人的能力都不一樣,像我是『目隱』、Momo是『目奪』。」

「大嬸也有進去過?!啊痛!」Hiyori制止Hibiya繼續插嘴。

「嗯……」Momo忽然顯得有些低落。

「別想了。」穿著紅外套的男生將手放到Momo頭上。

「不過也有特殊情況。」Kido說。「像是天生就有能力。」

「啊,不過她很怕生。剛剛你們進來的時候,有看到她躲回房間裡吧。」

「嗯……」

「別擔心!她很善良的哦!」Momo又恢復了開朗的樣子。

「至於,」Kido的目光回到兩人身上。「你們的情況?」

「是我帶他出來的。」Konoha突然發言。

「我…想救出他們其中一人…不想看到他們再繼續輪迴…」

「你那時也在陽炎世界裡?也沒有喪失記憶?」

「喪失記憶?」Hibiya又插嘴。

「比如說,你還記得在那裡曾經發生什麼嗎?」

「……記得。」他看起來不太想回憶。

也難怪。

「記得?!那妳呢?」Kido看起來很驚訝,轉向Hiyori問道。

「嗯。我也是。」

「你們都是嗎……基本上三人一起平安脫困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但竟然連記憶都還在……」

「對了,Hiyori醬,那妳怎麼出來的?」站在一旁的Momo突然搭話。

偶像向自己搭話,Hiyori覺得自己快幸福死了。

但是她卻無法回答Momo的問題。

「我……」Hiyori盯著自己的手,沉默許久。「…我不知道。」

「是嗎…唯獨最後的記憶喪失了?」

「看來是這樣。這得調查一下呢。」團長嘆口氣。

「對了,你們只知道我和團長桑吧?其他人也來認識一下!」

「剛剛躲進房間裡的是Mari醬、坐在沙發上的是…Seto桑!而這位呢…」

Momo介紹著,然後轉向剛剛與她拌嘴的男生。

「叫他童貞太郎就好啦!」他拿著的手機突然爆出聲音,嚇了Hiyori和Hibiya一大跳。

「Ene妳嚇到人家了啦……」嘆口氣將手機螢幕轉向兩人。「還有我叫如月Shintaro!」

「如月…難道說?!」Hiyori想到了什麼。

「嗯…很不幸的,我是這傢伙的哥哥。」他伸手將Momo的頭髮撥亂。

「什麼叫這傢伙啊!而且我也很不幸好嗎!」Momo拍掉他的手抱怨道。

「那個在手機裡的人是誰啊?視訊?」Hibiya不耐煩的問道,完全沒有半點尊重的意思。

「好痛!」

「講話就不能好聽點嗎,明明外表就還滿可愛的。」Momo打了他一下,一臉無奈的樣子。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呢,不過像Ene我這麼可愛的少女是不會計較這種小事的啦~」

「明明就是個大嬸……」Hibiya低聲抱怨。

「什麼?你再給我說一次看看。」

「大嬸。」

Ene挑眉,嘴角也跟著上揚。

「這樣說話的話,Hiyori小妹妹是不會喜歡你的哦Hi、bi、ya、桑~」

「對不起我錯了Ene少女大人。」

「這樣才是乖孩子~主人你也應該這樣啊。」

「為什…「秘密資料夾☆」

「是的呢!他做了很好的示範呢!就算年紀比較小但還是值得我們學習啊!哈哈!」

「嗯嗯!主人也是乖孩子!只要把那些片子刪掉就完全是好孩子了呢!既然這樣我來幫忙吧!」

「等等!!」

「刪——除——完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庭院裡的小鳥嚇得成群飛離枝頭。

世界依然運轉著,唯獨Shintaro的身影變成了一片白色,並且呈現著Orz的姿勢。

Hibiya對著Shintaro投以同情的視線。

Ene和Momo則沒什麼反應。

「不用管主人啦~他只是太高興而已~」Ene笑得很燦爛。

看來她是個危險人物呢。

Hibiya默默想著。

「總之!」Kido引回了大家的注意力。「先照今天的原訂計劃,去遊樂園吧。」

「路上小心。」Hibiya鬆了一口氣。

不過這口氣鬆得太早了。
————————————————————
今天8/1日了呢~
這篇放完打算8/15再多放一個短篇(?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