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禰Sumi

很喜歡陽炎,也很喜歡赤ティン!!陽炎最萌SetoKano♥♥最近又多迷上了まふティン……好虐啊QAQ

陽炎眩亂I 世界輪迴

大家好這裡新人ノ(・ω・)ノ
之前研究了下lofter到底要怎麼發文
Google之後才知道www
於是呢owo
本來想等8/15再放的可是等不及啦ヽ(´∀`)ノ
會分5篇來放w雖然總共只有少少的10000字……
順便求些關注(っ´▽`)っ
*腦洞很大注意w
*這裡allkano黨(別亂加奇怪的設定而且這篇沒有好嗎
*基本上要注意的只有第一點其他都廢話(遭毆
下收owo
————————————————
現在約是八月十五日的中午十二點半。

天氣很好。

在耀眼得快讓人生病的陽光照射下,一男一女兩個小學生盪著鞦韆閒聊著。

我舔舔爪子,繼續蜷縮在女孩的懷裡。

男孩似乎對女孩有意思,不停對她說著自己最近聽聞的趣事。

女孩朝男孩綻開了笑容,這似乎令男孩非常開心。

啊啊、感覺真是對不起呢。

我從女孩的懷中跳開,小跑步著越過了馬路。

不出所料,女孩追在我後頭。

而這時紅燈亮起。

——「Hiyori!」男孩驚愕的大喊。

女孩也就這麼愣在馬路中央,下一秒就被路過的卡車撞上。

Hiyori、嗎。名字不錯聽呢。

但是,抱歉啦。

我看著倒在血泊中的女孩,和馬路旁被血濺到幾欲嘔吐的男孩,心中有些許的罪惡感。

不可以呦、不能救他們。我告訴自己。

因為我啊,必須要保護大家呢。

只能勉強讓他們犧牲了。

「這不是謊言哦。」赤色的陽炎說著,而男孩隨即昏厥過去。

——「好了、再次輪迴吧,這個世界。」

×××××

約是八月十四日的中午十二點過一些。

我依舊蜷縮在女孩的懷裡,等著男孩到來。

過了幾分鐘,男孩一臉沮喪的坐上鞦韆,女孩不解的望著他。

我抬頭看著女孩,似乎她什麼也不記得了呢。

所以說,活下來的人將前一次輪迴的記憶以其認為是「夢」的方式保存下來了嗎。

「誒?才輪迴一次,你就搞懂啦?不愧是我相中的目欺呢。」

「他」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令我厭煩的甩了甩頭。

「閉嘴!」我想著。

笑聲迴盪在我的腦中,久久不去。

我煩躁的跳離女孩的懷中,而男孩的表情也變了。

他拉住正要向我追來的女孩。

「今天……差不多了,回去吧。」

女孩依舊不解,不過她只回頭瞥了我一眼就跟男孩走了。

我停下腳步,坐在馬路旁望著他們逐漸走遠的身影。

沒有用的啊。再怎麼逃都是徒勞。

果不其然,路人們驚訝的望著從空中急速墜下、無數的鐵柱。

而就在男孩面前,女孩小小的身軀被鐵柱貫穿了。

我跳著靠近他們。

「Hiyo…ri…」男孩顫抖著,嘴裡喃喃著什麼。

赤色的陽炎又出現了,他得意的笑著。「這不是夢哦。」

男孩愣愣的看向他,又再次昏厥過去。

一個模糊的白影閃過。

——「好了、再次輪迴吧,這個世界。」

×××××

現在大概是八月十四日的早上六點。

我躺在女孩的腳旁,被她溫柔的撫摸著。

當我還在思考時,男孩就慌張的跑來了。

還來不及反應,男孩就拉著女孩再度跑走。

他開始意識到這不是夢了呢。

我踩著腳步跟上,在他們後面爬上天橋。

男孩驚愕的看向倚在欄杆上的陽炎,手一鬆。

女孩從我身邊往下墜。

「Hiyori!!!」男孩失聲大叫。

就在此刻,那個白影清楚的出現了。

那是一個穿著奇怪、白髮且綁著馬尾的高大男生。

他無神的看著女孩的屍體及慘叫著的男孩。

我上前想仔細打量他,這個世界卻又再度輪迴。

×××××

又回到了那個公園。

我惋惜的嘆了口氣。

明明年紀還那麼小……卻被捲入這個世界,實在有些不公平吧?

啊對了對了,這個世界沒有公平可言啊☆

比如說,我們這些「怪物」是誰都厭惡的啊。

姐姐也因為「他」而犧牲了呢,留下我們三個人。

蕾和幸助很柔弱呢,所以我要替姐姐保護他們☆

只要他們沒事,我什麼都願意犧牲的呦。

這可是我為數不多的真心話哦?

啊抱歉抱歉,我可是個騙子的說~怎麼會有真心話呢☆

看著女孩和男孩一次又一次的死去、輪迴、死去、輪迴。

「多麼可悲的事哪。」我這麼想著。

就這樣重複了幾十年,男孩努力試過了所有他想得到的辦法,卻依舊無法拯救女孩。

我輕鬆的越過了馬路,轉身看著將被卡車撞到的女孩。

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的、這個結局。

這時男孩卻出乎我意料的伸出了手。

他抓住了女孩的手,強制性的跟她換了位置。

「砰。」我睜大眼,看著男孩被卡車撞飛。

「……Hibiya!!」女孩愣愣看著這一幕,鮮血濺上了她乾淨的衣服。

「活、該。」他似乎頗為得意的看向驚訝不滿、落下令人費解淚水的陽炎。

「不要…不要啊…」女孩顫抖著捂住雙耳,而這時赤色的陽炎消失。

從女孩的體內,分離出了與女孩長得極為相似的,帶有水色的另一個「陽炎」。

男孩睜大了雙眼,接著失去意識。

啊啊、誰來救救他們啊。我在心裡求救。

騙你的啦☆騙子說的話怎麼能信呢?

不過這句話也是騙人的哦?

又過了幾十年的輪迴,男孩和女孩也繼續努力的拯救對方。

真是令人感動的故事啊,兩人為了彼此不惜犧牲自己什麼的。

那幸助也會嗎?

不不☆他可是最最討厭謊言的目盜啊~

而且我只是他的兄弟的說~只有那位森林公主才會讓他願意犧牲自己吧☆

啊啊稍微走神了下呢、抱歉抱歉。

說起來,那充斥著潔白的身影似乎開始有了動靜呢?

露出了一些奇怪的表情。

我凝視著他,而世界又再度輪迴。

×××××

我躺在少女的懷裡,任她輕柔的撫摸。

男孩來了。

依舊是那個很高興的表情。

我感覺到女孩的手傳來輕微的顫動。

我抬起頭來看著女孩,她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

僅僅在那一瞬間暴露了真心。

男孩坐下,開始說起他最近碰到的趣事,而女孩也笑笑回應。

「不過呢,夏天真討厭啊。」這句話竄入了我的耳朵。

嘛、這女孩也真聰明呢。

夏天真的是非常討厭啊。

面對男孩不解的表情,女孩只是給了他一個燦爛的微笑。

無知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呢。

我跳下女孩的懷中,回頭看著她。

那麼,這次她會怎麼做呢?

我越過了馬路,聽到了女孩倉促但堅定的腳步聲。

結果還是這樣嗎?

我轉過身坐了下來。

白影忽地伸出了手,似乎想抓住什麼,又大叫著什麼。

鮮紅的液體再次從女孩身上噴濺而出,男孩驚愕的哭叫聲依舊是那麼錐心。

此時。

冰冷的液體突然滑過我的臉頰。

「——啊咧?」

開始下雨了。

一場不應該存在於陽炎世界的大雨。

我瞪大了眼,茫然看向同樣被淋濕的那個白色身影。

瀏海遮住了他的雙眼,使我無法看透他。

不過他似乎會救他們?

如果真是這樣就好了。

如果他真的會救他們就好了。

在這個無限次的陽炎世界裡,我第一次有了小小的希望。

世界也於此時再次輪迴。

×××××

「這是最後一次了吧。」

我看著男孩,他正急急忙忙的將女孩拉往天橋去。

而那個白色的身影這次也跟了上去,表情是堅定的。

那就拜託了,吶?

我於他之後跟上。

男孩在同樣的時間點,同樣的放開了女孩的手。

秒針靜止在這一刻。

白影眨了眨眼,像是放心似的露出了微笑。

他拽住男孩,而在其面前好似指引般的出現了一道光。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他們能脫困了☆

他抱歉似的回頭看了看女孩,轉身拉著男孩往光源走去。

……咦?

難道說……?

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他們的身影就已然消失。而時間也恢復了走動。

當然女孩也開始往下墜。
——————————————————
今天先放到這裡ノ(・ω・)ノ
我絕對沒有要吊胃口的意思哦wwwwwww(遭圍毆

评论

热度(8)